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台灣能源圈的悲歌

◎ 廖惠珠

昨晚輾轉聽聞,能源局又一高階官員在年後過世了。

這一年多來,局內總共才一百多人的編制下,已先後三位中高階主管英年早逝。若外加提早退休而過世的主管,就我所知,則共有四位。另外,多位主管近年也常掛病號。上述官員都是我熟知,相當認真負責,能力強,過去身體也健康,但太大的壓力下,真的再好的身體也很難負荷。

為了落實二○二五年廢核,政府擬於二○二五年的發電占比達成五三二目標(天然氣占比五十%、再生能源占比廿%,煤與其他占比卅%)。這樣的目標看似可接受,背後隱含著極大的困難。以天然氣而言,二○一九年台灣天然氣供應超過九十九%來自進口,而燃氣發電占比僅卅三%,想要衝刺到五十%的占比,就必須增加進口。撇開進口風險不談,光是國內既有之天然氣接收設施就明顯不足。目前台灣既有的永安與台中天然氣接收港,很可能是全世界最忙碌的接收站了,其港口利用率常超過一百%。為了配合發電占比五十%目標,無論是永安或台中港都大肆擴建,但有其極限,想要達標,就要考量大潭接收站,只是環保團體堅持的藻礁也有其道理。另外,燃煤發電則是一直被台中市政府刁難。凡此種種困境,真的非常磨人。

至於再生能源發電占比廿%,更是困難重重。廿%感覺不多,但再生能源除了間歇性發電問題外,地狹人稠的台灣特別難以處理再生能源需要大片土地的問題。為了達到廿%的發電占比目標,其裝置容量約需一般火力發電的三至五倍,所需要之土地設施更高達好幾十倍。以目前已停擺之核四預擬產生之一九三億度電而言,若全部更換為太陽光電板,就需鋪滿台北市約三分之二的土地。這也是為何能源局要想盡辦法盤點全台土地,除了各種可用地面外,也用到一些農業用地、林地,而引發許多民眾反彈。至於風力發電,無論是陸域或海域,也都問題一堆。

筆者無意掀起能源政策爭辯,只企盼小英總統看見,台灣能源圈正有一批戮力想完成政策官員的艱辛實況。期盼小英總統除了編列較多的預算外,更請擴編有效人力,協助解決許多能源問題。

(作者為淡江大學經濟系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