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臉書與國家的戰爭

◎ 張約翰

想像一下:今天打開臉書,看了一些轉貼的新聞,卻發現都是來自內容農場的「整理」,牆上到處找不到新聞來源,你怎麼辦?

二月十八日臉書公告,因為澳洲國會即將通過法案,要求臉書為新聞付費,因此臉書(含旗下的Instagram)即日起封鎖所有澳洲新聞媒體的連結,用戶無法在動態牆上看到以及分享任何來自澳洲媒體網站的內容。

澳洲國會的立法,是基於以下邏輯:新聞媒體提供了大量免費內容給臉書、Google等平台,這些平台坐收鉅額利益卻不回饋,使新聞媒體愈來愈難生存;為了維持民主社會的健全運作,必須保障新聞媒體有個適於生存的環境,因此要這些平台為內容付費,彌補新聞媒體的廣告收益損失。

臉書的新聞稿則認為,澳洲國會的立法邏輯顛倒是非,新聞媒體並未給臉書帶來多少收益,但臉書帶來的流量,使新聞媒體能擴大觸及民眾,且有利於廣告收入,居然還要求臉書為內容付費?生意不是這樣做的。

事發近一週,由於臉書的動作粗暴且有重大瑕疵,包括把澳洲政府部門的粉專也禁了,引起負面觀感,預備採取類似措施的加拿大、英國毫無退縮跡象,澳洲財政部長與臉書執行長札克柏格協商後,二十三日雙方各退一步,澳洲提出兩個月緩衝期,臉書則與當地媒體洽談付費。兩邊都宣稱自己取得重大勝利。

臉書這次的行動,形同對一整個國家的新聞媒體宣戰。這場戰爭後續有些值得觀察的重點。

首先,由於臉書這次是以國家為規模封鎖網站,因此廣受矚目。西方民主國家已經受夠了單一社群平台獨大帶來的政治極化、新聞媒體萎縮等腐蝕民主機制的後果,採取行動是必然的,只不過看是哪種行動。

其次,用戶會很在乎動態牆上看不到新聞媒體的內容嗎?雖然搜尋、閱讀、評論與分享新聞,的確是用戶使用臉書的原因,但沒有新聞媒體,不代表大多數人會轉向其他平台,很可能會以抄襲改寫媒體報導的內容農場文,取代對新聞內容的需求。

最後,廣告市場向網路高度集中,而網路的廣告收益又大多流向臉書與Google,其他所有類型的媒體生存都受到排擠。這種完全以自由市場商業機制主導的新聞媒體業生態,是否會終將寸草不生?套句臉書的話,新聞媒體不是臉書的主要收入來源,臉書不會在乎。但我們可以不在乎嗎?

這就得回到開頭的問題:如果今天台灣的新聞媒體全部被臉書封鎖了,你是不是跟臉書一樣毫不在乎?

(作者為世新大學傳播博士,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