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鏗鏘集》政治病,權力癌

時間往前,一九九四年台北街頭的主要十字路口,趙少康競選市長團隊揮舞中國新黨旗幟,呼喊中華民國保衛戰的口號,反共愛國陣線聯盟的極右翼政治風格,不只台北市民嚇壞了,其他縣市的人們也嚇壞了。結果,陳水扁在民進黨、中國國民黨趙少康、黃大洲分裂競逐下,倖得當選。

歷史重演,二○○○年總統選舉,宋楚瑜硬是不服連戰。陳水扁在宋楚瑜、連戰的競逐中,也倖而當選總統。連戰畢竟是李登輝扶不起的阿斗,選後竟懷恨提拔人。連、宋修好,兩人搭檔再選二○○四,陳水扁過半票數連任了。連戰轉而向中國掏心、向中國國民黨殖民性中國論群表態,洗刷了二○○○年與宋楚瑜競選的不純論,變成另一種人了。

蔣經國死後,李登輝十二年執政,締造寧靜革命的歷史。再怎麼看,他都是國民黨人,以蔣經國為師。以蔣經國「我也是台灣人」之言,打造台灣國民黨,不為殖民性中國論群所喜。共產黨中國崛起,霸權誘引,激發中國民族主義,顧不得中華民國亡於共產中國,「中國、中國」成為後蔣時代中國國民黨許多殖民性中國論群的夢幻願景與降附對象。

李登輝時代,中國國民黨權貴杯葛多,但公開挑戰,仍以趙少康及中國新黨為最。他們脫黨,另創新黨,以為可有半邊天,結果幾近凋零。宋楚瑜串聯台灣人地方政客為主的反連戰勢力,又吸納了中國新黨的成員。後來大多跑回後李時代的中國國民黨,親民黨也只是短暫現象。相對民進黨的政治勢力,仍然是中國國民黨。

李登輝時代的中國國民黨,趙少康和宋楚瑜、連戰和馬英九,心性各異:趙氣盛,率先脫黨;宋城府深,隨侍李登輝,為逐大位脫黨;連膚淺,想坐享其成,不盡如願;馬厚黑裝白臉,順勢取位,但背離台灣,被看破手腳。扁後,台灣給了馬機會,馬露出醜陋心,也斬斷中國國民黨的後路。

連宋趙馬曾不屑一顧的韓某,迴光返照式的復辟,竟成了趙少康復出的觸媒,再掀議題。面對馬時代、黨產中廣的爭議交易案,是為利益進行保衛戰?或為殖民權力做最後一搏?或摸蜆仔兼欲洗褲?蔡英文保守「中華民國」名號的努力,仍不免成為殖民意識中國論群的仇視對象。說穿了,因為「中華民國」是中國國民黨的?殖民症候群成為台灣政治病,也是權力癌,常有迴光,常有返照,療癒還待時日!

(作者李敏勇,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