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台美中棋局的民主變數

拜登就職典禮,蕭美琴打破一九七九魔咒正式獲邀出席。此情此景,對照李扁時期動輒被誣指麻煩製造者,真不可同日而語。(駐美代表處提供)

過去幾年,「民主台灣」成為白宮與國會的關鍵字。由於北京刺激華府戰略調整,台灣的能見度與重要性與日俱增。政權交接前夕,龐皮歐宣布解除台美交往的自設限制。拜登就職典禮,蕭美琴打破一九七九魔咒正式獲邀出席。此情此景,對照李扁時期動輒被誣指麻煩製造者,真不可同日而語。雖然台美關係的正常化,還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但是直到此時此刻為止,前進的方向是正面的。

台美非正式關係的框架,從一九七一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排我納匪」,到一九七九中美建立外交關係,「蔣治中華民國」,實際上在國際上就下架了。在此之前,主要的民主國家,比華府更早採取行動。一方面是由於國際現實主義,北京統治了台灣以外的中國,另一方面則因為「蔣治中華民國」,名為「自由中國」實屬一黨獨裁,跟北京的一黨專政半斤八兩,取彼捨此不必懸念。

尼克森主義的兩岸場景,在一九八八蔣經國過世後開始變化。繼任者李登輝,經過激烈黨內鬥爭定江山,他把民主化當作總體解決內外問題的鑰匙。一九九二,立法院開始完全由台灣選舉的委員組成。一九九六,開始由台灣人民直選總統副總統。寧靜革命中,台灣成為全球第三波民主化的成功案例。至今,「蔣治中華民國」已經過渡到「民治中華民國」,而蔣氏後人也服膺主權在民,參與「民治中華民國」的民主遊戲。

台灣民主化初期,中國正值改革開放,韜光養晦、絕不當頭,經濟改革終將觸動政治改革,成為民主國家對中政策的基本思維。六四事件後的鄧小平南巡,讓民主國家對中國融入世界經貿體系更抱期待,一黨專政亦非永遠不可推倒的柏林圍牆。於是,民主台灣,在國際政治地圖仍與以往一般模糊。儘管如此,台灣的民主故事,依舊繼續往前敘述,三次政黨輪替、政權和平轉移,台灣人民藉由豐沛的民主活力,告別威權主義的復辟誘惑、迎向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

尼克森主義的影子,很深遠。尼克森主義,接受了北京的和平共處,承認中國的特殊國情。一九八九,蘇東波(蘇聯、東歐、波蘭)共黨政權垮台,帶動了一段時期的民主化榮景。可惜,極權主義的根源並沒有徹底刨除,冷戰結束至今三十年了,美國、歐盟等民主國家,仍不尋求改變中國、俄羅斯等極權國家,而且在全球議題以合作為基調,至於它們國內的人權壓迫,大體上僅止於口頭呼籲。國際理想主義,目前似乎看不到「偉大復興」,這是民主台灣必須面對的現實。

但往好處看,由於習近平的數位極權主義展示(廢除任期制、接班人、集體領導),以及川普主義在過去四年的旗艦作用,國際現實主義也接近觸底反彈的時候了。白宮發言人莎琪說:「我們過去幾年來看到,中國對內日益威權,對外日益獨斷。中國目前對我們的安全、繁榮和價值觀念構成了明顯挑戰,美國必須有新的作法來因應。」台灣的地緣政治地位,再加上堅守民主陣營、可信賴的科技產業供應鏈、國際公共衛生自助助人,導致不論誰入主白宮,都不能複製尼克森、季辛吉的路數。

台灣走到今天,絕非單靠運氣。二○一四太陽花學運,啟動二○一六權力變局。二○一八,歷史曾經一度反覆,韓流幾乎淹沒民主,習近平且拋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近在咫尺的香港,則喚醒台灣人民在二○二○逆轉勝。去年一月大選結果揭曉,武漢肺炎由潛伏而爆發,台灣察覺勢頭不妙超前部署,並率先向世衛通報人傳人,行有餘力防疫物資捐贈援助他國。然而,世衛與北京沆瀣一氣,終致武漢肺炎之亂危害國際,今天,全球確診破一億人,死亡超過二百一十萬人。台灣與中國的對比,因而扭轉了長久以來的政治視野。

二○一六以來,先前八年的台海和平假象,因北京自曝真面目而戳破。香港五十年不變腰斬,北京對國際承諾視若敝屣,驚醒民主國家的中國浪漫想像。尤其經過武漢肺炎之亂,東方之珠被內地化而黯然失色,任由共產中國侵略甚至併吞民主台灣,儼然成為西方世界無法容忍的一中症候群。所以說,台美關係速進佳境,中國刺激華府戰略調整固然是重要因素,其不可或缺的背景則是台灣民主成功的故事連結到更廣泛的普世價值,以及與中國數位集權統治的極度反差。從川普到拜登,台美關係未如唱衰者所言,眉角也許就在這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