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我們很快就會懷念川普?

◎ 孫國祥

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攻勢現實主義大師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於1990年發表「為什麼我們會很快懷念冷戰」(Why we will soon miss the Cold War)一文,預測當歐洲恢復「多極」體系時,過去五世紀因權力不平衡所招致的戰禍恐捲土重來。1月20日卸任總統川普透過電視轉播向7,400萬支持選民發表告別演說,強調「我們很快就會再見」(we’ll see you soon)。川普如何再度引起世人關注,或許可從美國民眾最關心的經濟問題及美中大國博弈,預測在拜登政府的領導下,是否會讓我們很快就會懷念川普。

川普過去四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不外乎在2018年對中國發動的貿易戰,致使美國企業及外資回流,創下700萬個就業機會,讓失業率下降到疫情前的3.5%,達到半世紀以來最低點;人均從上任時約5.2萬美元到2019年約6.6萬美元;去年10月蓋洛普(Gallup)公布民調,56%受訪美國人認為生活比4年前更好,數據超過雷根、小布希及奧巴馬執政時約10%;未來拜登如何再創美國榮景,悠關民眾是否很快就會懷念川普。

再就美中大國博弈,川普將中共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及「修正主義國家」,對中採取「脫鉤與圍堵」政策,屬於競爭遠遠多於合作策略,讓美國人知道「抗中」才能抵禦威權入侵,保有後代子孫現存的生活方式與制度,帶給國家安全與和平;並且讓自由民主聯盟真正看清中共霸權意圖改變以規則為基礎的自由國際秩序,以及強調社會控制及不可問責的中國模式。

反觀拜登上台前多次提及將在全球暖化和大流行病等問題與中國合作、在科技領導地位與中國競爭,在軍事擴張、侵犯人權或不公平貿易等問題與中國對抗,並聯合民主同盟國家共同應對中共威權對全球的威脅;戰略思維偏屬傳統「交往與抑制」政策,屬於既聯合又鬥爭策略;然從歐巴馬政府過去與中共交手經驗不難找出案例說明美國長期對中「溫良恭儉讓」的交往政策,只會養虎為患,讓中共肆無忌憚為所欲為。

諸如習近平於2015年向歐巴馬承諾不追求南海島礁軍事化,卻在2018年在爭議島嶼部署導彈、擴大軍備及建造跑道。又如歐巴馬在2020年出版的回憶錄《應許之地》,陳述在2009年首度訪問中國時受到中方嚴密監控;該行歐巴馬也被認為太遷就中共立場,致不能表述民主價值及對人權的關切。另外,拜登總統就職當天,中共旋即宣布制裁川普政府28位官員,試圖挑起美國政黨歧異、分化支持者對立,意圖警告拜登新政府國安官員「自我審查」,以避免日後中共「秋後算帳」。

拜登政府首位國務卿Blinken去年10月在《外交事務》雜誌發表「中國如何威脅美國民主」一文,直指美國自1930年代以來外交政策最大失敗,就是忽略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剛卸任的前國務卿Pompeo也提醒美國人:「如果我們現在屈膝,我們後代子孫可能會受中國共產黨擺佈」。

綜觀美中「新型大國關係」,只要中共意圖改變現狀又具備軍事武力,就脫離不了約翰米爾斯海默所預測強權政治的悲劇;拜登政府如果再視中共為「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再度維持過去的綏靖政策,不能認清中共恢復「朝貢體系」霸主地位意圖,則恐重蹈過去50年「交往政策」失敗覆轍,讓世人很快就會懷念起川普政府的時候了!

(作者為北美駐外人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