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論太陽花和美國國會佔領事件的異同

◎ 裘怡婷

元月六日川普支持者闖入國會大樓,滋事者隨後遭國會警察擊斃或拘捕,美國主流輿論界及多數政界人士對此佔領行動紛紛予以譴責。大批藍營人士見獵心喜,如前行政院長江宜樺等人據此對太陽花運動佔領立院大肆抨擊嘲諷,但支持太陽花運動的一方,對此並無太多分析論述。以下就合法與否、暴力與否、合理與否三方面,來比較兩事件之異同。

就合法與否來說,毫無疑問這兩起事件抗爭者強行闖入、佔領國會的行為都是違法。所謂「公民不服從」概念,也強調抗爭者要承擔做出違法行為的後果,這是為達成運動的理念目標所必須付出的成本。就暴力與否來看,根據《每日郵報》等媒體報導,有闖入者拿滅火器攻擊員警頭部致死情況,即使是極左翼份子混入所為,抗爭方也有領導無方之責。反觀太陽花運動期間,卻沒有抗爭者暴力攻擊情事,運動的正當性並不因此減低。

最後來論合理與否,可從「是否窮盡體制內的可能手段」和「違法行動本身對於訴求的達成有無幫助」來看。這也是兩起事件最重要的差異之處。以太陽花事件來說,張慶忠強行將服貿闖關,透過代議政治達成訴求的可能性已經很渺茫,替違法抗爭行動提供了正當性;以美國案例而言,兩院還正在進行認證選舉程序,且從之前的訊息看來,不少參眾議員要對某些搖擺州的選舉結果提出質疑,是以對於選舉過程不公的抗爭者而言,體制內的手段尚未窮盡,沒有做出違法抗爭之必要。

另外,以行動效果來看,太陽花運動已成功製造僵局,迫使行政當局對服貿條文重新審視。反之,部分川普支持者闖入正在進行議事的國會建築,在毫無章法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成功,反而給反川集團提供道德制高點和打壓口實,也讓本來打算提出質疑的參議員迫於政治壓力,因此望而卻步。所以無論從道義或效益上來看,川普支持者佔領國會都是不合理作為,也與太陽花運動大不相同。

(作者是華府地區喬治梅森大學博士候選人,多次參訪美國國會,並曾參與太陽花運動)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