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戒慎恐懼的台美關係

◎ 陳文卿

繼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即將訪台之後,美國國務卿龐皮歐又發布聲明,宣布解除美台交往限制。也就是說,如果這項宣布不被拜登政府推翻,未來我國上自總統以及各級政府官員,都可堂而皇之的正式訪問華府。這對台美關係的進展,當然又是一大步。

想當然耳,又會有一批人對此唱衰,並懷疑一個過幾天就將卸任的官員來訪問,對台灣有何實質效益?表面上來看,這樣的說法當然也有道理。而我國政府再天真,也不至於認為可藉此換得克拉夫特任何承諾,例如協助台灣進入聯合國等,因為川普政府不可能開支票要拜登政府買單。可是克拉夫特現在是不折不扣的美國政府高階官員,以「現任」的身分訪台,則開啟一個官方正式交流的新里程碑,意義十分重大。

另一方面, 龐皮歐的聲明卻是立即且有效的。雖然川普政府即將下台了,但美國畢竟是個有制度的民主國家,拜登政府上台後,即使友台的力道不像川普那麼強,但除非有重大違憲或國會提出修正,否則政策就必須延續下去。

打個比方,立法院有時對部會提出的某個計畫內容極不滿意,因此有幾種做法,第一是將預算科目完全刪除,第二是預算經費大幅刪減,甚至僅剩下一元。但後者比前者好多了,只要預算科目還在,就有可能在此科目下變更經費。未來的拜登政府即使不願意「川規拜隨」,卻不可能將川普政府所建立的幾項友台碑石完全拆除,頂多是規模或強度降低罷了。當然,維繫這個得來不易的台美關係,蔡政府必須更戒慎恐懼,也不宜太過樂觀而有大動作,以免刺激中國以及拜登政府。

(作者從事環保服務業)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