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星期專論》全球經貿大遊戲與台灣的選擇

在國會殿堂將豬隻內臟大丟特丟等不尋常的行為,放諸全世界,乃僅見於台灣的奇觀。(資料照)

◎松田康博

全世界無疑正迎接經貿大遊戲(megagame)的時代。

前首相安倍晉三第二次執政時期的日本政府,曾主導大型自由貿易協定(FTA)的建構。日本自二○一六年以來,不過四年多,就締結了「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和歐盟的「經濟夥伴協定」(EU-Japan EPA)、與美國的「貿易協定」(USJTA)、和英國的「全面經濟夥伴協定」(Japan-UK CEPA)。十一月間簽署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其談判亦大多在安倍政府時期完成。

在總人口逾三十二億人、佔全世界國內生產毛額(GDP)約八十%之締約國打造的自由貿易圈內,日本已確保居於其核心地位。

然而,由於日本執政的自民黨支持者中,有許多農民,因此這在政治上是場很危險的賭局。達成FTA的難處在於,比起對外談判,各國內部協調的難度更高。如何說服國內面臨競爭的弱小產業,並維護其利益、提升其競爭力,乃最大難題。

安倍政府贏了這場賭局,大型FTA成為安倍政府留存的亮眼政績。

愈發孤立的台灣 益發積極的中國

台灣長久以來遭這種經貿大遊戲排除在外,其最大的緣故是中國的政治施壓。但台灣內部對食品安全的擔心過了頭,亦是原因之一。針對飼料中含有萊克多巴胺的美國牛肉與豬肉,以及福島縣等日本五個縣份農產品和水產品的進口限制,正成為台灣加入CPTPP或與美日之間締約雙邊經貿協定的最大障礙。

甚至令人意外的是在台灣聽到,為了使台灣解除對福島等五縣食品的進口禁令,「日本理應努力」的論調。美日貿易談判時,日本國內幾乎聽不到「若要使日本開放市場,美國理應努力」這樣不負責任的說法。這是因為日本開放市場的問題並非美方的責任,而是日方不分朝野的責任。

另一方面,中國終於促成了RCEP。加入RCEP是南韓在與日本持續對立下所取得的一大成果。接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表示,中方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十一月間訪問日本時,就建立「中日食品農水產品合作跨部門磋商機制」,和日方達成協議。中國目前雖仍禁止進口日本東京都、福島縣等一都九縣的農產品及水產品,但終於打出其手中的一張王牌。中國很可能比台灣還早就決定對日本食品的進口規定解禁。

為何中國這般積極呢?拜登領導的美國新政府,內部有左派勢力,因此無法寄望其會重新回到CPTPP。於是中國就利用這幾年的戰略「機會之窗」(window of opportunity),藉由CPTPP談判時,對本國施加的「倒逼壓力」(reversed transmission of the pressure,譯按:自二○一三年起成為中國流行用語,即逆向促成之意),決定進一步推動其國內改革。

此外,先加入CPTPP的十一個國家中,即使只有一國反對,新成員國的入會申請就無法通過。亦即只要美國先加入,只要美國不同意,中國就不能加入。同樣地,若中國先入會,只要中國不同意,美國和台灣等其他國家或地區就不能入會。哪個國家先加入,乃至關重要之事。

日本既希望美國重回CPTPP,也支持台灣加入。惟話雖如此,日本沒有理由不跟中國開始其入會談判。

美日的食品進口解禁

與在日本生活的情況相同

日本國內雖禁用萊克多巴胺,但准許含有萊劑的美國及澳洲肉類食品進口。原因在於其低於會對健康造成影響的科學標準值。福島等五縣食品的情形亦復如此。包括筆者在內的日本居民,平常攝取這些食品好幾年,但並未傳出因此導致健康受損的情形。

台灣的消費者對食品安全很敏感。對此,筆者很能理解。不過,將美國的肉類食品和日本的食品視為「毒藥」,將本國在食安管理上的問題,顛倒為出口國的問題等極端言論,正在台灣蔓延。在國會殿堂將豬隻內臟大丟特丟等不尋常的行為,放諸全世界,乃僅見於台灣的奇觀。

台灣是要就這樣聽任極端的反對論調與假新聞,選擇在國際社會更加孤立呢?抑或透過參與全球的經貿大遊戲,選擇生存及發展呢?

其選擇端視台灣的政府、立法院和人民,而可以思考的時間則所剩無幾。

◎松田康博

(作者松田康博為日本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教授;國際新聞中心茅毅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