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裂解RCEP 挽救日本失落的卅年

◎ 黃天麟

地球的世界島上,養育了兩大文化,一是歐洲的西方文化,另一個是中國的東方文化。西方五千年歷史的特點是從未出現過統一,中國不然,絕大部分統一在龐大帝國的專制帝權之下,久之國勢日衰,至十七世紀,淪為列強分食對象,沒有「中國」的日本,乘虛而起。

一八六八年日本明治維新,經日清、日俄戰爭擴大版圖,一九四一年發動「大東亞戰爭」,征服大部分東亞領土。戰敗後在經濟上快速復興,一九八○年代「日本第一」成為一種顯學,但一九九○年後日本奇蹟又戛然而止。為什麼?最大的因素是,中國與世界隔離一段時間後,又回來了。

一九七八年鄧小平決定加入自由世界的經貿體系,中國是高度中央集權的專制國家,又擁有十四億人口,加上龐大的土地資源。這一巨大市場進入自由世界經貿體系後,第一個動作是壓制國家幣值取得不公平競爭的有利環境(註:人民幣由一.五元兌一美元,貶至八.五元民幣兌一美元),開啟了「中國中樞,邊陲日本、東協」的序幕。東亞及全球資金人才技術向中國移動,受衝擊最大者首推日本。以下數據可以清楚告訴國人,中國融入自由世界經貿體系後出現的「中樞中國、邊陲東亞」之現實性。

一、 二千年中國之GDP只是東協的一.九六倍,經濟規模差距不大,但到了二○一九年中國GDP是東協十國的四.五二倍,東協明顯被邊陲化。

二、 二千年中國之GDP是韓國的二.一倍,二○一九年中國GDP是韓國的八.七三倍,韓國也相對變小了。

三、 二千年日本之GDP是中國的四.○三倍,二○一九年中國的GDP快到日本的三倍。

顯然東協十國、日本、韓國(即東協+3)與中國經濟結合的過程中,並非雨露均霑,更非雙贏而是獨厚中國。

請國人及全球的經濟學者不要顢頇地、單純地以為這是中國政府及國民努力的結果,因為日、韓、東協的青年不努力嗎?這是因中國專制國家資本主義巨大市場,以不公平方式磁吸資金、盜竊掠奪技術來壯大自己。

上月十五日由中國主導簽署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更強化中國盜竊全球資源的磁力。習近平更揚言要加入CPTPP,大談中、日、韓FTA,目的就要進一步邊陲化日本,完成夢寐以求的中華霸權。

日本已失落了卅年。呼籲日本政要及財經界莫為眼前企業利益而出賣國家前途,及時清醒,遠離RCEP之陷阱,只要日本能壯士斷腕退出,紐、澳繼之,RCEP就胎死腹中,全球受益,日本亦能跳脫被中國全面邊陲化的厄運,至於如何裂解RCEP,應是美台外交政策的重要一環。

(作者為前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