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倉田徹/排除民主派:香港需要煞車和方向盤

12名送中港人家屬及支持者籲中國讓12港人盡速回家。(路透)

倉田徹/日本立教大學法學部教授

香港泛民派議員集體請辭後,議會頓顯冷清。(美聯社)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時任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陳佐洱,指出港英政府新增社會福利速度太快,就好比在崎嶇山路開一部高速賽車:「照這個速度往前開,不用多少年,肯定會『車毀人亡』,而車上坐的正是六百多萬香港市民。」該言論惹來極大反響。

今年的香港正如在崎嶇山路開一部高速賽車,被肆意擺佈著。五月廿一日中央政府宣布要進行國家安全法立法工作,六月三十日迅速成立了香港國家安全維持法。很多人涉嫌違反該法而被捕、通緝,香港的言論環境發生了急速變化。十一月十一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剝奪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議員資格。受此影響,其他十五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也決定離開議會,幾乎所有民主派議員從立法會消失。立法會實際上進入了一瞬間能通過所有法律的狀態。這是繼香港回歸後的臨時立法會以來,廿二年來沒發生過的新情況。

威權主義體制或許高效。正如中國高鐵從計畫到開通只要數年,這絕非花了幾十年也未能完工的日本可以效仿的。近年來,中國政府和中國人開始對這種「中國速度」充滿自信,並開始驕傲地使用「制度自信」一詞。與此相比,在香港的制度中,政府和議會反覆爭論,政策的實現很慢。前總理朱鎔基曾經將香港政治形容為「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對於中央政府來說,現在「一國兩制」的香港制度也許是蔑視的對象。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規定,妨礙政府構成犯罪。民主派議員被取消議員資格的理由就在於此。也就是說,反對派反對政府政策本身就是一種罪過。這意味著排除民主派是對香港政治體制的否定。

近年來,在日本這樣的民主主義國家也有稱讚中國速度的聲音。但是,高速並不等於高效。當然,除非移動方向正確,高速移動不能早點到達目的地。如往錯誤的方向快速移動,只能導致問題急速惡化,搞成「車毀人亡」。所以汽車一定要載有改變方向的方向盤和減速的煞車。

速度產生快感,引起狂熱。但是,越是高速,事故時的傷亡越嚴重。實際上,中國共產黨曾經在錯誤的方向上高速前進,結果卻經歷了巨大的錯誤。以經濟的超高速增長為目標的「大躍進運動」以造成大量餓死者的「車毀人亡」結果告終。這是建國後極短時間內成功提前實現社會主義化的共產黨政權輸給了速度的誘惑而帶來的結果。

面對此前在香港這條複雜山路上慢吞吞地開車的司機特區政府,中央政府越來越焦急,終於把司機從駕駛席上趕下來,自己握著方向盤。而且,都在相信排除香港的反對意見,國家就會安全,經濟也會增長,朝著那個目的地最大限度地踩油門。乘客對司機說那方向不對,司機卻無視乘客的吵鬧,大喝一聲,開得越來越快。司機終於把煞車從車上卸了下來。但不知前路有何危險,不需要煞車嗎?

討厭煞車的話,至少能否改變方向呢?筆者曾經在和香港政府有關人員談話的時候,從對方聽到過這樣的比喻。「香港是摩托艇,中國是巨艦。如果只是摩托艇的話可以高速前進,但是為了和巨艦一起組成船隊移動,摩托艇必須減速」。他如是說明了香港民主化遲緩的理由。香港人為民主化的遲緩而感到焦急。北京能否改變方向,以「中國速度」推進香港的民主化行程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