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必須改變中國 中國必須改變

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去年六月在日本出席二十國集團(G20)高峰會,舉行雙邊會談。(路透檔案照)

川普大打計票司法戰,第二波武漢肺炎來勢洶洶,習近平趁機對香港再下重手。全國人大常委會訂立「不愛國就撤銷資格」,港府隨即對四名民主派議員開鍘,緊接著,十五名民主派議員宣布總辭。立法會七十席,經過多次DQ,僅剩四十三席其中四十一席親北京,「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即將成為超穩定結構。國際一片罵聲、揚言制裁,應該都在北京的事前推演範圍,目前也似未有打得到痛處的招數。至於武漢肺炎重創主要國家,中國的經貿籌碼令人投鼠忌器,因此習近平積極利用華府空窗期,主導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對內對外壯大聲勢。

向來最黨最左最勇最衝的中國官媒發言幹部,這次反而迫不及待地大聲疾呼:川普雖然敗選,但還有兩個多月的執政時間,他在國內有火發不出,但要把火撒到中國身上並不費力。所以,今後兩個月對中國來說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時期。此舉印證了,以前種種不惜一戰的表演,根本就是北京的虛張聲勢。習近平希望美中關係「穩定過渡」到後川普時代,不難理解。因為,兩、三年來的貿易戰、科技戰、新冷戰,把他逼到「自力更生」的牆角,如果臨去秋波再來一個殺大絕,更難招架。日前,拜登的起手式,包括明確承諾菅義偉,「美日安保條約」第五條適用於尖閣諸島(釣魚台列嶼)。以及,川普政府持續挺台,繼軍售「買好買滿」後,更在美國舉行「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前有埋伏,後有追兵,走了川普,來了拜登,是福是禍,還不知道。

從世界的東方之珠,淪為中國的恐怖之島,此時的香港,不只是香港,它更像是世界的縮影。從武漢肺炎到美國大選,習近平不斷用香港(有國際意涵的內政)來測試國際底線,目的無非是要蒐集大數據,以做為未來對外出擊的行動模擬,包括釣魚台、台灣、南海、印度、越南等。如果國際對香港的反應等級太弱,不啻鼓勵他未來比例放大的橫衝直撞。可以這樣說,香港加速度內地化,就是北京認定國際最多就是表態一下,實際上拿北京沒有辦法。香港有機可乘,其他的地方當然也可以見機行事。美國大選延長賽,假使讓北京混水摸魚,不論最後是川普或拜登獲勝,贏家都是習近平,幾乎白白獲得第三任的入場券。

香港固然有其特殊地位,長期扮演中國與西方的金融介面,但是,香港缺乏台灣所具有的地緣政治重要性。這種差別平常看不出來,卻在過去一、兩年畢露無疑。一九九七之後,香港既然成為中國特區,國際社會只能隔岸觀火。這一點,恰好凸顯北京之於現代國際政治仍是門外漢,完全不了解地理上的疆界無法阻隔國際標準的檢驗,基本人權不可關起門來剝奪,新疆、西藏猶如此,遑論香港。美國國務院首席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說的沒錯,中共在香港實施國安法,已使美國認識到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了,也影響美國對台政策的重新評估。北京猴急將香港內地化,更造成北京與民主國家的關係逆轉。或許,未來回顧,港人的犧牲,埋下中共一黨專政崩解的伏筆。

最近,季辛吉出面呼籲拜登,盡快重啟美中關係,開展政治對話,為當前緊張局勢降溫。他認為,今年以來雙方關係的快速惡化標誌著美中正滑向「新冷戰」。這位尼克森主義的代表人物,仍沉湎於五十年前的世界格局,所謂的大外交、大棋盤、大戰略,不顧中共權力集團之惡,而且令其予取予求,已不足以解釋後冷戰、第三波民主化、全球化、恐怖主義、網路時代等新的動力。尤其是,聯中制俄,養出一個數位極權主義兼黨國資本主義的巨獸,比當年的蘇聯更嚴重威脅世界和平。美中走向對抗,乃是國際的新結構使然,走不出尼克森主義,普世價值終將被中國改寫。

誠如龐皮歐所質疑:我們的領導人當年認為中國會走向民主和自由,但這個理論實現了嗎?大家都看到了,改革開放,韜光養晦,和平崛起,香港一國兩制,和平解決兩岸爭議,全部成為未實現的預言。反倒是,上個世紀末期以來,民主實踐摻雜了諸多經濟因素,衍生普世價值的扭曲現象,所謂的以經貿改變中國,往往變成被中國改變,連國際組織都淪為北京傀儡。龐皮歐的結論是對的:必須促使中國轉變,必須以更有創意、更強勢的方式促使中共改變。回到五十年前找答案,只會讓錯誤重播一次而且釀成更致命的錯誤。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