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解放軍頻繁軍演的真相

◎ 呂禮詩

雙十國慶的前一天,古雷港經濟開發區管委會與解放軍聯署公布,將在十月十三日至十七日於漳州古雷半島東側的中國內水進行實彈射擊;這是自八月十三日中國國防部宣布將在台灣海峽及南北兩端實施「多軍種多方向成體系實戰化演練」以來,最接近台灣的實彈演習。然而七月迄今,解放軍頻繁的進行軍演,次數遠超過歷年;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中國對台灣進行武嚇,事實上是解放軍在彌補自己的戰力不足。

以黃海而言,在沿岸劃設長215公里等腰三角形的操演區,研判進行「紅旗-22」(HQ-22)或「紅旗-9B」(HQ-9B)防空飛彈的演練;其次在連雲港西側的濱海角錐形靶區進行了六次實彈射擊,這個長約12.5公里、寬僅5.5公里的靶區,能使用的僅有防空火砲及短程防空飛彈。

東海則是於八月中旬先在浙江省舟山群島的黃大洋海域、岱山水道與台州白沙島執行實彈射擊,九月上旬則進一步在東海的雀兒嶴島、一江山及大陳島附近進行軍事活動;九月下旬的「浙航警0722」、「浙航警0726」航行警告,在漁山列島執行實彈訓練。

黃大洋海域、岱山水道、白沙島及漁山列島實彈射擊的靶區,也只適合防空火砲及短程防空飛彈的射擊;然東海的軍事活動,從大陳島向南至靶區最南端尚有近120公里的縱深,可能進行「紅旗-9」(HQ-9)防空飛彈的演練。

南海是以西沙群島的永興島為核心,七月初在西沙群島周邊近120公里的範圍內實施操演;八月下旬的「瓊航警0087」、「瓊航警0088」航行警告,同日以永興島向外12.5公里的距離、劃設西南矩形區域及東北扇區,進行軍事訓練。

從以上的敘述中不難得知,黃海、東海及南海軍演的內容極為相似。都有中長程防空飛彈演練與防空火砲、短程防空飛彈射擊;簡而言之,解放軍今年接二連三的軍演,重點是對海岸線進行全面的「武裝海島、鞏固近岸空防」演練。

究竟是如何的敵情威脅,讓解放軍覺得芒刺在背而必須強化海島及近岸防空?其實是今年以來美軍在東亞的部署與台灣的軍購所致。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九月出席第十屆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外長會議時坦言:今年上半年美國軍機在南海的活動高達三千餘次。美軍各型電偵機及海上巡邏機的「抵近偵察」(close-in reconnaissance),與柏克級驅逐艦「帕拉爾塔號」(USS Rafael Peralta DDG 115)從二月至七月在黃海、東海及南海的近岸巡航,就是解放軍演習的原因;此其海空載具未來皆可能搭載「忠誠僚機」(loyal wingman)或無人機,加上我國對美採購MQ-9B「海上衛士」(SeaGuardian)無人偵察機,將對解放軍的空防及軍事安全造成威脅,所以展開「武裝海島、鞏固近岸空防」演練。

雖然如此,卻無意間曝露了解放軍在內水海島防空能力的不足。黃海、東海或南海的防空火砲及短程防空飛彈射擊,演練的時間大部分在日出之後、日落以前,顯現解放軍夜間防空戰力的不足。

解放軍今年的島嶼及沿岸軍演,只是個開始,未來可能進一步強化夜間目獲能力並成為常態化的演練,以防禦美軍及台灣無人載具的抵近偵察。許多媒體臆測,解放軍密集的軍演是武力犯台的前兆;然而綜合以上的研判,解放軍不過是在強化自身的戰力罅隙,短時間內沒有武力攻台的企圖。

(作者為海軍官校軍事學科部前教官、新江軍艦前艦長;英文原版請見《外交家雜誌》https://thediplomat.com/2020/10/chinas-military-exercises-near-taiwan-the-lowdown-on-an-uptick/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