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黃肚皮·黃月坡·中華民國

◎ 林功偉

課堂上,老師拿出點名簿:「黃肚皮?」連著幾聲,沒人應答,正要發作,忽然聽見有個怯生生的聲音說:「老師,我叫黃月坡啦。」

想像有這麼一道考題:十月十日是(1)「中國」、(2)「中華民國」、(3)「中華民國台灣」、(4)「中華民國在台灣」、(5)「中華台北」、(6)以上皆是的國慶日。每一個答案,都有爭議,每一個都對,太誇張!

綽號可以關起門來彼此叫個痛快,名字則是用來識別個人與群體之間的關係,如果這個小島的人們都不能有共識建立「品牌」標誌,又怎麼推銷自己?但「大人們」為了上述這幾個名字吵得面紅耳赤,跟黃月坡和黃肚皮的荒謬如出一轍。

究竟我是哪一國人?從老外給的簽證看來,真是五花八門。巴西簽證,國籍欄是「CHINESE(A)」;美國簽證,國籍變為TWN;蘇聯乾脆寫上TPA。以前每次入境他國,筆者就擔心這REPUBLIC OF CHINA三個字會被誤認為中國人而遭刁難。筆者申請巴西CPF稅卡時,強調國籍是REPUBLIC OF CHINA,承辦人回答:「資料庫裡沒有這個選項!」

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言,中華民國一如清朝,已經是歷史;對其他國家來說,就像替新創公司登記,給我一個名字,不能像「兩個中國」重複就好,沒有義務為國共兩黨的爭議解套。為了在夾縫中建立識別標誌,前外交官陸鏗曾經撰文投書,得意洋洋說:「台灣駐外單位,已經統一改為『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Taipei Economic & Cultural Office,簡稱TECO),清楚明暸,不致誤會。」原來,在外交官眼裡,中華民國能統一成「台北經文辦事處」這種喪權辱國的事,竟然是可以拿來說嘴的成績。

一九七○年代,基於爭奪聯合國代表權策略運用,外交部幕僚就曾經提議改名為「台灣民主共和國」(見蔣介石的英文秘書《沈錡回憶錄》第三冊),可惜在小蔣請示宋美齡時被打了回票,於是,語焉不詳的「中華民國」彷彿是一名性別錯置的少男少女,三番兩次的向醫生哭訴渴望變性的心聲,長達七十年,所謂中華民國就以不中不台的「人妖」姿態現身國際舞台,隨著國人對外自我介紹的機會越來越多,被誤解「從何而來」的現象越來越普遍。

這是一個荒謬的年代,也是一個無奈的年代,特別是我的國家名稱,肚皮乎?月坡耶?

(作者為蜂農,新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