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白羅斯總統選舉爭議帶來的啟示

◎ 洪美蘭

白羅斯這個過去被慣稱「白俄羅斯」的國家,為了彰顯國家獨立主權的形象,區別外界將其與俄羅斯聯想,該國駐中國大使館在2018年正式公告其中文翻譯正名為白羅斯。基於尊重友邦,或許我們也該改口,此舉可以讓對方感受到我國對它的重視與長期關注,將助益我國與白羅斯之關係,有利於擴展台灣的國際空間。

今年八月九日白羅斯總統大選結果出爐,1994年首次獲得民選,歷經多次連選連任至今,已在位二十六年的盧卡申科總統,再次宣布以80%的高得票率獲選,並於九月二十四日非常低調的宣誓就職。儘管反對派人士從大選結果公佈後,持續在街頭抗議選舉舞弊、無效,至今未平歇。

事實上,白羅斯總統大選爭議引發抗爭非頭一遭。盧卡申科總統於1996年公投通過修憲,提高總統權力;2004年再公投修憲取消總統任期限制。此期間多次連選公告勝選後,國內外反對的聲浪不時響起。如2006年當時選舉監督者 - 歐洲安全合作組織就認為選舉有缺陷,歐盟因此稱盧卡申科為歐洲最後一位獨裁者,拒發簽證給他。然而,此次街頭抗議規模、抗爭持續的時間,不同於以往,且自稱勝選的反對派候選人斯維特拉娜•季哈諾夫斯卡亞(Svetlana Tikhanovskaya)出走至立陶宛,呼籲各國和聯合國支持,獲得德國、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等多數歐洲國家認同選舉有舞弊之嫌無效。但此舉也給已取得中國、俄羅斯認可的盧卡申科總統因而將街頭抗議解讀為是西方煽動,企圖引發該國「顏色革命」,致使白羅斯儼然成為烏克蘭第二,凸顯出夾在歐俄間的白羅斯、烏克蘭、摩爾多瓦等國在東、西方間特殊的地緣政經意義。如以交通往來為例,東西向的巴黎-莫斯科鐵路,以及南北向的北歐-烏克蘭公路皆匯交於白羅斯首都 - 明斯克,此地是歐洲國際交通中樞點之一,可見其重要性。

歐盟東擴後,這些國家的地理位置成了「東歐」,但與過去冷戰時期「東歐」即意指歐洲共產國家的地緣政治意義有所區別。歐盟東擴賦予「東歐」新概念。現在這些新「東歐」國家成為歐俄間,或更具體的說是東、西間的重要戰略緩衝帶。但以白羅斯現在多數人民主張國家主權應獨立,勿受俄羅斯影響,甚至有人認為白羅斯與俄羅斯非同源文化;以及白羅斯與俄國經貿聯繫密切的現況而言,白羅斯不會步上烏克蘭因對國家親東俄或面西歐抉擇,國內意見勢均力敵而被外力見縫插針分裂之態勢。

然而,為何此次抗議規模會擴大持續,實應歸咎於白羅斯近年來經濟成長困境。白羅斯由共產計劃經濟轉型為社會主義導向市場經濟,在強調國家所有權下創立了黃金股權制度。因此,實質上國內重大產業仍多是國家掌控。盧卡申科總統執政初期,國家經濟轉型維持在低通膨、低失業(約0.5%)、工業發展、農業成長,相對於俄國、中東歐國家當時因激進轉型的高通膨、高失業率,白羅斯人民生活確實較為安穩。但隨著盧卡申科總統的專制領導風格愈趨明顯,國家產業效率改善有限下,以補貼方式來維持人民生活,獲取選票的飲鴆止渴經濟發展模式,逐漸發酵。特別是2010年角逐連任時,大幅增加社會支出以爭取民心,致使該國2011年6月爆發金融危機。2010年經濟成長高達7.8%後,經濟持續下滑,甚至2015年出現經濟衰退。

經濟生活未能持續改善提升,人民只能藉由選票表達。因此,面對此次大規模的選舉舞弊抗爭,釜底抽薪的解決之道在於盧卡申科總統如何降低對俄經濟依賴,帶領國家經濟成長發展,此才是他能否從抗議中安然脫身的重要課題。白羅斯總統大選爭議的根本因素,凸顯出國家經濟成長發展才是人民關切的議題,提供了一個重要的啟示錄。

(作者是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