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面對「無法無天的惡霸」

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上週四告訴國會,中國最近在世界各地的行為,表現得不像一個負責任的全球行動者,反而像一個「無法無天的惡霸」。美國不是要求其他國家選邊站,而是要站出來反對中國的「邪惡」行為,維護自身的主權和經濟利益。

史達偉說得沒錯,幾乎就在他出席國會聽證會之際,中國正以軍事行動恐嚇台灣。中國軍機連日飛越台海中線,不僅數量、機種增加,也有朝台灣領空進逼的跡象,嚴厲考驗我國空防。軍方認為這是計畫性、針對性、實戰化,且具恫嚇意圖的行動。國軍因此把「第一擊」明確定義為「自衛反擊權」,在遇攻擊或敵方有攻擊意圖時,可開火應戰。

中國的惡霸行為,不只針對台灣。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最近訪問台灣,中國在其行前恐嚇阻撓,事後惡意報復,讓歐盟各國都看不下去。中國外長王毅因此收到公開信,被嗆「你真可恥!」此外,從經貿問題到武漢肺炎、香港國安法、新疆人權,上週習近平與歐盟領袖的高峰會顯示,中國在歐洲的形象空前低落,聯合歐洲對抗美國的如意算盤落空。

中國外長王毅。(歐新社)

由於惡霸無法無天的行為囂張,美國朝野的反感日甚,反制行動也不分黨派。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十七日領銜提出法案,十年內將以三千五百億美元,增強美國工業產能和基礎建設,打破中國掌控全球供應鏈,這是民主黨方面對抗中國最具體的戰略主張。舒默強調,法案要反制中共的掠奪性貿易和侵略性軍事行為。民主黨人的行動,反映了美中進入對抗新時代,國會兩黨的一致態度。

美國朝野上次一致對抗中國,是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之後。由於中國當局殘暴鎮壓人民,共和黨基於反共,民主黨強調人權,兩黨聯手對中國實施武器禁運及經濟制裁,並每年審查中國享有的貿易最惠國待遇,後因柯林頓政府以「建設性交往」為由放水,仍讓中國享有優惠。如今,美國今年五月發表「戰略方針」,宣告與中國接觸的政策失敗,對付「殘暴的威權政權」已成共識,加上武漢肺炎導致美國人民普遍對中國不滿,連拜登都視中國為票房毒藥。大選不論川普或拜登勝出,差別只在對抗中國手段有別,美中關係已回不去了。

台灣是惡霸的併吞目標,在美中對抗的大局中,美國對台灣的支持自不在話下。就此而言,由眾議員游賀(Ted Yoho)與麥考爾(Michael McCaul)提出的《防止台灣遭侵略法案》,最具戰略意義。法案授權總統在中國對台灣動武時,出兵協防。美國近四十年來,雖以軍售等方式協助台灣因應中國脅迫,但對中國若動武是否出兵,一直持「戰略模糊」。改以「戰略清晰」嚇阻中國,不僅兩位議員提案,學界及政界也呼應者眾,包括在民主黨總統初選時表現耀眼的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中國武力擴張及台海兩岸軍力失衡的今日,「戰略模糊」已不合時宜,既導致中國誤判,也讓馬英九之流散布「美軍根本不可能來」的失敗主義傳言惑眾。

儘管「戰略清晰」尚待立法,但美國以增加軍售提升台灣防衛力量是現在進行式。近日傳出美方即將軍售七大項武器共數十億美元,最突出的是可由F-16戰鬥機發射的遠程空對地飛彈,搭配前此已定案的六十六架F-16V,都是近年重大的武器移轉;加上其他先進武器和戰備強化,旨在增強台灣面對中國第一擊時的自衛能力。

中國要吃掉台灣,全面入侵的可能性不如突襲,局部行動又大於突襲,尤其在台海製造事端以打擊台灣社會穩定的機率不能排除。無論手法如何,從國安的綢繆、強化不對稱自衛或建構刺蝟戰力,到增強社會心防及敵我意識,都不能紙上談兵。擺在眼前的,以軍機越線或繞行侵擾,既測試我方因應能力,也意圖導致空防「疲於奔命」或鬆懈警戒。這一手法,中國曾施行於釣魚台,不論軍機出沒或「漁船」集結,都曾困擾日本,因而修改航空自衛隊升空攔截標準,並調整因應方式,值得借鏡。

所謂「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實力與有備無患是面對惡霸最可恃的因應之道。有如六四事件領袖王丹所言,台灣沒有退路,「別以為善意可以讓中國放棄野心」。民主台灣不會發動戰爭,也不惹是生非,但面對無法無天的惡霸,我們須在警覺中積極因應。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