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林保華專欄)捷克:人權高主權,主權抗霸權

捷克是捷克斯洛伐克在一九九三年分為東西兩部分的西部國家,東部為斯洛伐克。但是分離前也簡稱捷克,首都就是布拉格。他們經歷過天鵝絨革命,也經歷了天鵝絨分離,可謂歷史佳話。

二戰後捷克淪為蘇聯衛星國,是共產中國的「兄弟國家」。我的最早印象還是在印尼讀初中時,中共宣傳捷克作家伏契克的著作《絞索套著脖子的報告》,接著是一九五三年捷克總統哥特瓦爾德在出席史達林葬禮後回國沒幾天也猝逝,印尼華文左報新聞做得很大,還有他的遺像。

一九五○年代中期我回到中國,還有緣欣賞上海電台播送德弗札克的《新世界交響曲》與史麥塔納《我的祖國》。在北京讀書時還觀看過李光曦演唱史麥塔納的歌劇《被出賣的新嫁娘》片段。捷克的工業是蘇聯東歐國家的佼佼者。六十年前我在上海時,唯一用進口貨的公車就是捷克SKODA的四十九號車,精巧美觀,塗上橙色。

一九六八年捷克出現杜布切克改革的布拉格之春,蘇聯開進坦克鎮壓。當時中共一反一九五六年鼓動蘇聯出兵鎮壓匈牙利的叛亂,支持捷克。那是團結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統戰。

一九八八年我在香港最豪華的碧麗宮影院觀看由捷克作家昆德拉作品《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改編的電影《布拉格之春》,不久又收到中國異議作家戴晴寄給我的昆德拉原著中譯本。一看是作家出版社的內部發行,出版說明中表示「書中的觀點不盡是我們同意的」;譯者韓少功也在前言中被迫說:「我們的態度明朗無意迎合,卻也無須過分苛求。」中共對捷克的辱罵,其來有自。

一九九六年出任美國國務卿的歐布萊特是捷克裔,在布拉格出生,是柯林頓時代最反共的高官;去年她在眾議院聽證會上還表示美國應該堅守台灣關係法。

布拉格是我心目中最美的城市之一。一九九八年是布拉格之春三十週年,我們移居美國正好一年,藉旅遊空檔,在霏霏細雨中到布拉格溫薩斯拉斯廣場向當年自焚的年輕學生獻花,表達敬意。

一九九九年,捷克總統哈維爾在加拿大演說公開表示「人權高於國家主權」。捷克與斯洛伐克不必通過公投在國會討論就和平分手,世界罕見。主權與人權是辯證關係,民主國家的主權就是用來捍衛人權的,包括捍衛全世界的人權。這次捷克議會代表團不顧中華帝國要「付出代價」的百般恐嚇,訪問台灣,就是在行使主權捍衛全球人權。

捷克曾經被張伯倫為代表的西方國家綏靖政策所出賣,也曾經受過蘇聯紅軍鐵蹄的踐踏,才練就堅定的理念。希望西方國家不要再犯過去同樣錯誤,堅決支持捷克對抗共產霸權、捍衛民主人權的英勇行為。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