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香港對抗邪惡 國際必須奧援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是一千多年前古希臘的諺語,但是把「太陽」換成「五星旗」就更生猛。國際媒體看著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帶兩個兒子外加工作人員共七人一舉被逮,接下來廿三歲的「民主女神」周庭等被逮。如此大規模以言獲罪,在中國不是新鮮事,在香港眾目睽睽下的肆無忌憚,是藐視人類基本價值的極致;爺兒們通過「國安法」,難道是搞假的?通通抓起來,剛好而已。

香港從英女王皇冠上那顆最大最亮的珍珠,不過區區廿三年,委頓成中共腳底隨便可踩可踏的瓦片亂石。又怎樣?港人難道不知道?許家屯是中國最早派駐香港進行「統一」大計(按:這是許家屯自曝的來港任務)的最高領導人,一次他接受某巨商邀請,在座的還有他的三個公子,談到「一國兩制」,許家屯表示「一切不變」,要換的是英國旗換中國旗、港督從英皇委派變港人自選,不再是英國殖民地云云。一位公子不以為然的反駁:「那不變成中國的殖民地?」果是,又為之奈何?

在英國統治下,香港人固然沒有民主但有自由,淪為中國殖民地,沒有民主、沒有自由,甚至連想都不被容忍。過去是「我們香港人」、「你們中國人」、「他們英國人」,現在通通取消,一切由「人大」決定。文革之後,有位學者曾以香港為例說,中國要有自由、要成為現代化國家,必須先經過殖民。這句玩笑話,在殘酷的現實考驗下,既蒼涼又驚恐。

做為英國殖民地的香港遠比回歸祖國後成為中國「特區」要幸福得多;歷史並不弔詭,現實才弔詭。中國向英國贖回香港的賣身契,香港回歸的那一天,就形同簽下死亡同意書的一天。換句話說,中國拿下香港之後,香港的命運已經決定,沒有「翻身」的餘地。從「雨傘運動」到「反送中運動」,固然波瀾壯闊、可歌可泣,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但了解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必然預知死亡事件,香港人的掙扎,徒勞而已。

無論台灣、美國,甚至香港,許多人都寄希望於港人的抗爭。《七十年代》的創刊人李怡,在最近出版的書《香港覺醒》序中表示:「二○一九,必將記載於歷史上。這一年,香港覺醒。是近二百年歷史中里程碑的覺醒。有些突然,但也由來有自。是香港市民的覺醒,一代人會延續到下一代和下下一代人的覺醒。香港走上不歸路。再也不會回頭。」這是八十三歲李怡一廂情願的天真。香港的覺醒當然是真的,港人的抵抗權已全遭剝奪,公民權的行使已無空間。黎智英被捕的次日,《蘋果》印發量高達五十五萬份,壹傳媒股價兩天下來,漲幅一度曾達一千%,飆破六年最高點。香港人覺醒的力道很強勁,但這條路要走下去,難難難。

說起來有點殘忍,香港人民用他/她們的血肉之軀確實締造了歷史,讓全世界親眼目睹中國共產黨赤裸裸的進行專制獨裁。香港犧牲自己的一切,至少揭示了習大大們的青面獠牙。正像馬基雅維利說的:「為了展示摩西的能力,就需要以色列人民在埃及受苦;為了表現居魯士的偉大氣概,波斯人就不得不受米堤亞人的壓迫;為了彰顯國王提修斯的卓爾不凡,雅典人只好顛沛流離。」如今,為使全世界認清中國的野蠻、邪惡,香港就必須淪落到目前悲慘境界!香港人已表現了他們的偉大,世界文明國家不能坐視法西斯肆虐。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