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青年看跨黨派立委收賄案

國昌老師這一堂行動公民課

◎ 張經偉

跨黨派立委貪汙案延燒多日,耐人尋味的是:只有時力因此「再次」引發退黨潮,藍綠兩大黨則無。且瀏覽相關新聞的討論,明顯可見遭眾網友批判、揶揄得最慘的,並非「都很爛」的藍綠,亦非收賄的時力前黨主席徐永明,而是黃國昌,一個不在本次貪官名單上、甚至目前不在立法院中的人。

黃國昌將劉鶚說的「贓官可恨…清官尤可恨」發揮到最極致。可謂是時力移動黨徽的他,總將此黨定位為藍綠舊勢力之外的嶄新選擇,並以極高的道德標準,對藍綠各色人物的各種爭議,厲聲譴責不遺餘力。如今自己人竟涉嫌與藍綠共貪,黃國昌對此的「音量」陡然降低,怎不讓人痛恨?

但這也不表示黃國昌一黨以往高呼的「正義」都是作戲(即眾網友常戲稱的「影帝」),正相反,或許他們最致命的問題,就是真心自認正義。

從政該是談判妥協的藝術,而「黃國昌們」執迷於當「清流」、「正義者」,不願談判、不願妥協、猛打柯建銘那種「喬王」…因而畫地自限、自相矛盾、甚至可能自我毀滅。事實上,時力的聲勢已大不如前(2016年時),此案只是使其失血得更猛烈。如果時力早懂得和柯建銘、王金平之流,圍桌酒菜談笑風生,而非總表現出一副「舉世皆濁我獨清」的姿態,現在這一記「自打臉」豈至於如此痛不欲生?

殘酷但現實的是:於此塵世,你我無一是完人。因此在公眾事務上,總以正義、清流自居之人,往往不敵現實誘惑,物極必反地墮落為大惡大污:例如主張太平天國內男女平等,自己卻妻妾成群的洪秀全;又如號稱蘇聯是烏托邦,卻血腥獨裁的列寧與史達林。反而認清在上帝面前,自身如此殘缺者,方能穩當航過每一個起落,像是與黨國共舞,最後開啟民主、守護台灣的李登輝故前總統。

至少我個人這麼解讀,國昌老師真的給各位同學上了一場行動公民課:以政治追求正義,就也該懂得融入現實,就像要有一桌美食,就必要有人進庖廚。莫再問何處有清流,該問濁流可以何用。不屑與骯髒世俗為伍、追求純粹道德正義者,應當出家為僧,而非進入政治叢林。

(作者為清華大學歷史碩士,高雄市民)

小黨更應該自律

◎ 陳宣霖

針對近日時代力量前立委徐永明涉賄爭議,不只再次激起黨內退黨潮,也對比時代力量於司法正義政見上的「反貪腐」主張,更顯諷刺。

筆者認為,每位從政者都該謹記「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尤其小黨政治權力不大,理當不該身陷貪汙泥淖中,在選民版圖變化莫測的時代,年輕一代及中間選民寄望兩大黨之外能有更多制衡的力量,也關注更多元的社會議題,將票投給了包含時代力量在內的小黨,使得國會有更多黨派間競合的可能。無奈時代力量言行不一,近年來多少明星人物離開?又有多少如林穎孟、黃郁芬等年輕世代對黨中央從滿腹理想至最後失望離去?這次徐永明涉嫌SOGO貪汙案,儼然成為壓倒時代力量政治生命的最後一根稻草。

小黨,是政治的苗。也正因為代表著認同各領域的民意基礎及價值,對外彰顯的樣態也要符合其向選民的價值承諾,否則這些小黨所營造出有別於大黨的清新、多元形象,到頭來也將只是助長腐敗政治的惡性循環,讓這個黨的劣根性逐漸成長後的結果,就更遑論還想重拾選民的信任,終將使這個由太陽花學運崛起的年輕政黨被捲入歷史鴻溝!時代力量黨中央對此不可不慎。

(作者就讀政治大學二年級,桃園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