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海參崴:我的滿洲你的中國

◎ 蘇萊曼.古懿

俄國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建城一六○週年,大中華主義者重提國恥,指戰狼跪俄如同文化漢奸。然而,海參崴正如東突厥斯坦一樣並非中國,庚子被屠者也非中國人。

海參崴屬外滿洲,方舟子稱「自明朝起就是中國固有領土」。其實當地部落頭人只是接受明朝封號,而朝鮮「世守藩封」更為綿長,幕府將軍也曾受封「日本國王」。難道韓日也是中國領土,中國抗日是分裂勢力破壞祖國統一?

何況土地常有變遷,若棄明而另選計時起點,也可稱外滿洲為俄國固有領土,或稱中國為蒙古固有領土,因此「自古以來」說不足為憑。

外滿洲與北京的密切聯繫始於大清,但大清並非漢唐宋明,它是以滿洲可汗為紐帶的多元帝國。直到俄人到來,外滿洲絕少中國移民,官府不用中文,學校不興科舉,民間不慕華制,此地既無中國跡象也缺中國認同。

滿洲人征服了中國,也控制了東突厥斯坦。當地貴族與滿洲代表分享權力,為數甚少的中國移民則被分城而治的制度隔離。與外滿洲一樣,東突厥斯坦是可汗莊園而非中國田地,人民是可汗臣僕而非中國人。

俄人占地雖廣,卻無一寸取自中國。中國以此為恥,猶如日本恥於北京之占滿蒙;中國收復海參崴,猶如皇軍光復盛京城。

在義和團烽火中,成千上萬滿洲人遇害於黑龍江畔。中國人對這場屠殺表現出言不由衷的悲情—他們歡慶更為慘烈的辛亥屠滿,並假裝海蘭泡被屠者是華人。

方舟子說:「如果華人沒被清洗,海參崴將來就是香港。」可見大中華主義者只愛土地不愛人民:需要醞釀悲情時,人民就是遇害的華人同胞;需要清理門戶時,人民就是待驅除的韃虜,這不是緬懷鮮血而是品嘗人血饅頭。

在東突厥斯坦,數百萬土著在集中營裡被洗腦、被虐待、被絕育、被殺害,這一種族滅絕暴行深受中國人歡迎。可惜當年「國恥」不夠深重,被囚者如今只能透過鐵絲網,遙望國境線另一側自由的同胞。

我祝福符市,祝福俄人帶走的滿洲突厥諸城。它們就像台灣,過去本非中國,如今有幸遠離中國。希望它們永遠不被中國「收復」,人民永遠自由。

(作者為美國喬治亞大學學生,來自中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