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在台港人說話〉我們的貪生怕死 葬送了自由大業

2020-05-29 05:30

◎ 陳德銘

香港的抗爭運動從一開始便注定失敗的命運。

毛澤東說過:「革命不是請客食飯」,革命是需要犧牲的,從昔日汪精衛炸載灃、杜聰明毒袁帝,均是拋頭顱灑熱血,壯士一去不復返。當年的中國共產黨便是靠暴動反體制起家的,他們更是經驗十足。

對比這次香港運動,雖宣稱「時代革命、光復香港」,但既不敢革習近平共產黨的命,也欠缺建立新地方政權的思想號召,充其量只是統治條件的爭取和談判,尤其高喊「光復」二字,更令人懷疑是眷戀龍獅旗的殖民奴化光輝。

反差過去的政治冷漠到今天的狂熱政治,剎那間把一切美化得太悲壯、太浪漫,卻不切實際了!哪有革命是平時去上班,假日才出動的?哪有反抗是害怕逮捕而蒙面逃竄,拒絕承擔法律責任的?百年前「慷慨歌燕市,從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如今卻淪落為畏首畏尾的「勇武派」。

或許孫中山曾說:「革命要先破壞後建設」,但隨意的火燒公物、毆打異見者、丟地磚、砸玻璃,這仿如恐怖份子的暴力破壞,又拉遠了尋求安定的百姓和嚮往繁榮的資本家認同距離,本來堂堂正正的追求民主大事業,卻形同群眾盲動主義,只有熱血沒有智慧,只有被捕沒有勝利。

全香港警察約四萬人,相對過去遊行抗爭者最多達百萬人計,雖然警隊配備武器精良,而百姓只有手中的雨傘,但這還是雙方都存在的不對等戰力,你有催淚彈我有群眾心,就算抗爭現場警察出動上百人,不論速龍小隊三、四十人,或所謂黑警亂打亂捉,只要有計畫,齊心不畏怕,就算赤手空拳,群眾也可以手牽手將全香港警察包圍,世界記者的鎂光燈便是保障生命和公義的最大利器,就像六四屠城的歷史將永遠被道德唾棄和清算一樣。

可惜,經歷過百年殖民的香港人,習慣溫馴服從而失去捨身的悲情奉獻,縱使反抗烽火已燃起,但行動卻如烏合之眾,就是缺少一個香港的施明德,致令敵人步步進迫、惡法橫行。我們的貪生怕死,葬送了自由大業,成為再起不來的奴隸。

(作者為在台港人,歷史學博士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