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鏗鏘集》政治,難得單純

2020-05-27 05:30

陳建仁卸任副總統,以回中研院、院士兼為特聘研究員繼續生涯。四年的副元首,加上之前的衛生署署長,經歷陳水扁和蔡英文兩位總統,也經歷SARS和中國武漢肺炎的疫情處理,在人們心中留下良好印象。政治,也可以這樣,難得的單純。說是非典型政治人物,也不盡然。被以非典型政治人物說之的柯文哲,就不盡讓人信賴,更別說尊敬了。同樣非典型,也是醫衛,輕鄙柯文哲的沈富雄,在許多人心目中也不復從前。

怎麼說呢?解除戒嚴,走向民主化,台灣政治人物的知識和教養,似乎仍存威權統治的病理。權力,從前是黨國獨裁頭子分配,說了算,不是爭逐得來的,唯唯諾諾者眾。民主化畢竟是學習過程,政治也不是好國家唯一的建構條件。但是,解構後的黨國專制,競逐於政治場域的一些人,對權力的迷戀無法割捨。「吃香喝辣」常是黨同伐異的用語,層次低卻屢見不鮮。

陳建仁在蔡英文準備競選連任時,就表達卸任意願,讓蔡英文好做事。這在當過兩任總統的陳水扁,一定感慨良多。當年,民進黨的許多支持者認為陳水扁不敢不用呂秀蓮當副手。而呂副的「深宮怨婦」說,也多所抱怨未獲足夠授權。副總統只是備位元首,有無作為或是不是花瓶,除了體制,還得看兩人的信賴關係,以及兩人的相對格局。陳建仁的副總統,就讓人感覺做了許多事,看他開懷的笑臉,應該沒有呂副的悶氣。

政治,難得的單純,在陳建仁身上顯現,或與他宗教信仰有關。他是學有專精的學者,中研院院士,並曾任副院長,應非民進黨人。父親是曾任高雄縣長的陳新安,中國國民黨籍,那個時代仍是士紳的時代,日治時期文官出身舊士紳彌補二二八精英消失的真空。不是後來從救國團出身的教師,像王金平之類的馴服者,也不是之後為選票圍事的地痞流氓。從前,有錢人從政,有錢做到無錢;後來,無錢做到有錢。敗壞是黨國專政淤積的社會和文化病理。

權力,政治野望。台灣,以政治做為志業者不多,淑世的少。升官、發財,有拜有保庇,多少政治人物扶轎抬轎,一目了然。文武官僚被黨國體制污染的多,政務、事務混淆。上台的姿勢不美,下台更難看。一樣從污泥出來,仍應不染,民進黨人千萬不要步中國國民黨人後塵,否則五十步笑百步。陳建仁棄禮遇回中研院重拾科學家之志,一些中國國民黨人冷言冷語,徒顯黨國邪惡卑鄙。人民的眼睛要雪亮,什麼樣的人民,什麼樣的國家。

(作者李敏勇,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