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中國國民黨來日不多了

二○二○年大選之後,民進黨政府漂亮地防堵武漢肺炎的侵襲,且反轉淪為「肺炎第二慘」的預言,傲然登上國際媒體的舞台。防疫的成功,不但使蔡英文民調直直升,行政院及民進黨聲勢水漲船高地上揚;五二○的就職大典把中國國民黨的陽光全部遮住,拉出民進黨長期執政的訊息。藉唐吉訶德的話,江啟臣只能說:「蔡英文是世界最幸運的黨主席,我是天底下最倒楣的黨魁!」

國民黨喪失了所有利基,連所謂「定海神針」的魔術靈都被看破手腳;前立委蔡正元在臉書上埋怨中國是紙老虎:「對岸領導人說(如果)沒有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將地動天搖,有嗎?」問題是,國民黨供奉的神主牌就是中國,九二共識像煞孫悟空頭上的金箍,戴上就脫不下來;青壯派呼籲在蔡英文五二○就職前拋出明顯的「進步論述」,才能搶到「話語權」云云,蚍蜉撼大樹罷了。

國民黨有沒有拋出「進步論述」的機會?有。立委蔡易餘提案刪「兩岸條例」的「國家統一」,國民黨立委林為洲馬上回馬槍暗諷說,若民進黨打假球,「那我們來提」。民進黨龜縮撤案,林為洲卻不敢兌現自己的狠話。蔡英文就職的兩岸政策不過略勝國民黨一籌,民進黨哪有多麼「進步」?只比國民黨進步一滴滴而已。

一九四九年共產黨佔領中國大部分國土時,美國面臨「誰丟掉中國」的質疑,當年重要新聞工作者Joseph Alsop即斷言:中華民國的來日屈指可數。同樣的,民進黨氣勢如虹的二○二○年,也可以說,中國國民黨的來日不多了。那麼,如何解釋韓國瑜和國民黨在九合一地方選舉大勝?放在國民黨走向衰亡的歷程而言,這可能是迴光返照現象,要起死回生?難難難。

晚清葉名琛有「六不總督」之譏:「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江啟臣帶領的國民黨則是「不能進、不能退、不能攻、不能守、不敢反共、不能脫中」的「六不」;說白一點,就是沒有戰略也沒有戰術,只能隨著形勢走一步算一步。迫在眼前的罷免案困局,在韓國瑜的「分身」李來希筆伐中完全顯現;冷血攻擊立委王婉諭:「小燈泡的頭顱已經被她的媽媽踢到高雄」,又諷刺陳建仁放棄副總統禮遇回中研院是「既然做了婊子,又想立貞節牌坊」。歇斯底里、口不擇言,其實反映了國民黨途窮的末日心態。

黨中央口口聲聲要一黨救一人,卻一籌莫展。黨主席江啟臣宣布罷免日前夕,率文臣武將到高雄守夜,說白了,只是要遂行韓國瑜「監票」之令。韓國瑜的法律救濟之路走不通,打壓罷韓的行政招數使盡了,最後只剩呼籲韓粉「不要出來投票,出來監票」,這是「監視動員令」。「監票」的作用不在開票,只是師法毛澤東的「陽謀」;高雄市民政局長曹桓榮下達指令「不投票!一定要監票」,「讓站出來投票的人有壓力」, 立委陳玉珍「去看看到底哪一些人,到現在還想要罷免我們的市長。」赤裸裸違法也要幹,夠白了罷。

罷免投票日從黨中央到韓流里長等「監票」的唯一功能,就是威脅恐嚇投票人,這是韓國瑜的乾坤一擲,國民黨藉警總幽靈還韓國瑜之屍的「監票」手法,成不成功?且看六月六日。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