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文化週報》疫病時期宅娛樂:《安眠書店》走一遭 你的正常不是正常 ◎馬欣

《安眠書店》第二季(取自Netflix官網)

◎馬欣

《安眠書店》第一季(取自Netflix官網)

前一陣子,台灣因一本暢銷書,最常出現的字眼之一就是「情緒勒索」。

「情緒勒索」在亞洲社會的普遍,來自於我們根深蒂固的同儕效應。而《安眠書店》這齣戲能紅過兩季(當然目前因噱頭用盡的隱憂),但它曾紅過一時,多少因為男主角強烈的控制慾、自卑到以自戀的方式自欺,以及不惜架空自己人生來求存在感,可以說男主角身上有我們熟悉的文明病,對照著網路上盛傳一時的仇女「母豬教」,與無役不與的泛文青症候群,也有些呼應。

男主角的患得患失像長在文明上的一個瘤,等它何時爆發。於是他囚禁了相關人物,強迫女方為他的虛假人生作保。他犯的刑案可能有諸多的Bug,但這樣的人的確是有的(可能還不少),從韓國最近爆發的「N號房」案件可以得知,該嫌犯的告白竟是:「謝謝你們停下了我惡魔化的人生。」也讓人想到張愛玲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中的男主角振保,她一句話形容得入骨:「從那天起振保就下定了決心要創造一個『對』的世界,隨身帶著。在那袖珍世界裡,他是絕對的主人。」對振保而言,紅玫瑰與白玫瑰都是他人生不可缺的註解,是可以修改的「註解」,那兩個女子雖關情慾,但都是被功能化的。

老想「修正」愛人 情緒勒索作祟

對振保的形容,拿來形容《安眠書店》的男主角也是合適的。他不斷修正他袖珍世界裡的女性角色,讓他的袖珍世界一點風都透不進去。於是一旦他假造人生出了點瑕疵,就開始對女主角監控;將其私有化,甚至進行他所謂的「修正」。

他的虛構人生如同被直播一般(他雖不屑自拍但他自認有觀眾),如這世代自曝感內建於人心。他用了一堆文青句子、使用了成排的書名、以作家名當香水為自己裝飾。像3C產品一樣,他不斷以文青流行之事物,來提升自己的硬體設備,讓他足以忽視自己的軟體是趨近於零的空虛。

愈是如此以噴灑文青香水過活,內心就愈不安且愈無從證實自己,於是控制慾與情緒勒索的情況更形嚴重。如你身邊也有擅長情緒勒索的人,不妨觀察一下他是否將自己人生戲劇化了,以為劇本角色可以修正的執著,成為逃避真實過了頭的狂魔。

這齣劇雖然看久很膩,它有太密集的哏,它的旁白本來犀利,但因重口味,久了反而重複且失了層次,但看個幾集,並拿來當文明病的研究是有趣的。尤其在第二季裡,這個控制慾帶著他的袖珍劇場,到了他心中的文化沙漠西岸城市,成為另一種趣味感,彷彿他是一個小小國家的小國王,樂於以他人的無知來見證自己的優越。這樣的自卑與因其產生的執念,直到碰上了一個比他還嚴重的控制慾狂人,兩兩相鬥,對手彷若《控制》的愛咪複製版,做夢狂於是對上了假象狂,這才讓你莞爾一笑。

他們即地獄,讓男女主角活成像仿冒品,兩者相愛時又會擦出什麼火花?

這齣犯案加羅曼史的劇,本質是個肥皂劇,因其重口味,建議不用看完,畢竟這是個劇多到如牛毛的世界,但拿來當文明病的案例來看,也不失趣味,結果如何並不重要,畢竟如張愛玲所講的:「振保第二天醒來又變成一個好人。」他死活不管,結局無妨,他樂於繼續虛構自己,這份「當代寫實」就值得我們打賞個把鐘頭了。(作家)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