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星期專論》台灣在冠狀病毒疫情地圖上的位置

◎譚慎格(John J. Tkacik)

在網路世界裡,關於冠狀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報導、統計資料和圖表鋪天蓋地,中國政府卻不希望人們注意到全球資訊網(WWW)浩瀚汪洋裡的一句話。這句話出現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JHU)的網站上,這個網站呈現來自各個國家通報「二○一九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即武漢肺炎)疫情資料的「即時地圖」。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即時地圖惹議

這句話是這麼說的:「地圖上的地理位置名稱與美國國務院使用的官方名稱一致,包括台灣。」大多數讀者可能會以為,這句話就像該網站的其他資料來源一樣,只不過是一個不起眼的注腳。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1月打造全球即時疫情地圖,原先將台灣單獨標列,也以「Taiwan」稱呼。但於本月11日被網友發現,該地圖將「台灣」名稱改為「台北及周圍地區」(Taipei and environs, China),且改隸屬於中國之下,引起爭議。如今已修正回來!(圖截自https://coronavirus.jhu.edu/map.html)

一月十二日,也就是世界衛生組織(WHO)通報中國境外首起確診病例的隔天,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即時地圖」首次做為武漢肺炎疫情觀測站「即時」發佈。到一月底,該網站每天的流量高達兩億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土木暨系統工程系副教授賈德納(Lauren Gardner)負責規劃疫情地圖的視覺化動態介面,中國籍的博士班研究生董恩盛(Ensheng Dong)擔任網站管理員。這是一項極具企圖心的計畫,董恩盛和另外一名研究生杜鴻儒(Du Hongru),希望疫情圖可以精確到能夠追蹤全世界的武漢肺炎病患到他們所在的街道地址(當然會將個人隱私列入考量)。

不出所料,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這些年輕中國留學生,採用世界衛生組織的「國家/地區/主權」命名規則,將台灣變成「中國台北及周邊地區」。

中國疫情診斷和控管漏洞百出

此舉不僅是對台灣的羞辱,對公共衛生專業人士更是毫無幫助,他們需要精確且可靠的資料,以了解台灣是如何成功地管控疫情。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疫情地圖將台灣與中國的確診與死亡病例混在一起,因而掩蓋了一些極為重要的流行病學資料。而且,中國本身對病例的診斷和控管,在疫情爆發時漏洞百出,因而讓武漢肺炎輕易地擴散到世界其他地方,造成中國境外的確診感染病例累計已逾二十一萬起,死亡人數近九千人。相較之下,台灣自二○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以來,通報的確診病例為一百例,有二十二例痊癒,死亡病例僅有一起(註:至三月十八日數據) 。

華府一位關心此事的市民(據實相告:不是我)詢問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為何疫情地圖對需要探詢台灣防疫成果的研究人員一點用處也沒有,卻遭到該校敷衍搪塞。於是,這位「熱血市民」便打電話給美國國務院的同僚,提醒他們川普總統反對「歐威爾式胡言亂語」(Orwellian Nonsense)的指示。 「中國台北及周邊」便純屬這種「歐威爾式胡言亂語」。所幸,國務院的反應非常積極,而且似乎很高興有機會釐清此事。在一場氣氛友好的對話後,「台灣」以加註星號的方式,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疫情地圖上恢復原有的曖曖內含光。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即時疫情地圖」網站,到三月九日的每日全球瀏覽量已經超過十億次,現在清楚說明(而且是以希望董恩盛先生不要被中國大使館找麻煩的方式)最初使用「中國台北及周邊」這個名稱,是為了符合世界衛生組織的命名規則,但現在的命名方式「與美國國務院使用的官方名稱一致,包括台灣」。

美國務院官網未對台地位明確表態

遺憾的是,美國國務院的官網仍未就台灣地位問題明確表態。唉,在「世界上的獨立國家」官方名單裡,加註星號的「台灣」不是按照字母順序列為「T」字母開頭的國家之一,而是列入「Z」字母開頭國家底端下方的「其他」(Other)項裡,還加上免責聲明指稱台灣「…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台灣當局均聲稱擁有主權。目前由台灣當局管理…」。

然而,正如自由時報和台北時報的忠實讀者都知道的, 在過去的一年裡,美國國務院一直鼓勵那些與台灣建交的國家維持外交關係,同時敦促那些最近與台灣斷交的國家恢復與中華民國的邦交。

而且,與台灣維持或建立關係的理由很充分,其中之一便是「公共衛生」。如今席捲全球的冠狀病毒「海嘯」,主要就是因為中國不負責任地隱瞞疫情,而且中國在世界衛生組織中擁有過分龐大的影響力,使其罔顧所屬流行病學家的建言,對中國言聽計從、百依百順。

台灣防疫有效控制 獲全球關注

「台灣」問題如今獲得全球衛生體系關注,因為台灣的武漢肺炎疫情獲得有效控制。儘管武漢在一月二十三日封城之前,每天有兩到三架班機飛往台灣,台灣還是排除萬難,成功地將疫情控制在僅持續出現少量病例,並派遣專機接回數百名住在湖北省的台灣公民。迄今,台灣僅通報一百起確診病例,其中二十二例已經痊癒,僅有一例死亡。相較於筆者所在的維吉尼亞州,至三月十八日已有六十七起確診病例,沒有痊癒病例,兩週內還出現兩起死亡病例,可見台灣防疫成果斐然!

過去一週來,「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時代」(Time)和「富比世」(Forbes)雜誌等主流媒體,以及其他多家美國報紙,都對台灣管控疫情的出色表現給予肯定,並建議美國的公共衛生領導階層應該向台灣學習。雖然台灣幅員狹小是一項優勢,人口密度卻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台灣完善的全民健康保險網絡、戶籍登記和國民身分識別系統,以及卓越的移民管理制度,都擁有可靠和與時俱進的資料庫。然而,美國的公共衛生管理者可以從台灣的資料庫科學家那裡學到最多。

二月間,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醫學專家們所做的研究指出,台灣政府的電腦奇才在一天之內便寫出程式,無縫整合公共衛生資料庫、國境管制與健康申報憑證。研究報告指出,更令人驚豔的是,透過商業網路行動電話發送的簡訊,與發送到個人手機的QR條碼的軟體整合,讓私人行動電話能夠向政府的傳染病防治中心通報所在的地理位置。這套程式介面在七十二小時內就編寫完成。台灣的無線電話網路可以向使用者發送疫情資訊,記錄行動軌跡,並在都市人群面臨形成疾病傳染群聚效應的危險時發出警告。

台灣利用網路電信科技 成功防疫

只有在新加坡、香港和台灣這類擁有先進電信和數據網路基礎建設的社會,這種技術和網路軟體設計才有可能實現。新加坡甚至比台灣更早實現全面性的傳染病防治。對比之下,儘管中國長期透過行動電話網路監視、偵防和控制民眾表達政治意見的行徑早已惡名昭彰,但基於某些原因,網際網路或電信網路可以用來維護公共衛生的潛能並未獲得提升。因此,董恩盛和杜鴻儒希望他們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疫情地圖資料庫,也能存取台灣、日本、南韓、新加坡和香港醫衛資料的設想並不牽強。

惡意的殭屍武漢肺炎疫情地圖

不過,中國似乎對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武漢肺炎疫情地圖不滿。三月九日,也就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變更台灣名稱的那天,潛伏在「暗網」(dark web)某處的駭客複製了該校的疫情圖(及其所有的數據功能),並修改了數百行程式碼,將資料外洩病毒和按鍵紀錄上傳到毫無戒心的用戶裝置上。數日後,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向所有美國大型醫療保健和保險公司發出備忘錄,警告它們「一個偽裝成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冠狀病毒COVID-19全球病例即時地圖的惡意網站,正在網路上流傳,等著不知情的網友上鉤。」

可惜的是,這份美國政府的備忘錄並未提及,有一個貨真價實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疫情地圖是絕對安全的。筆者的姊妹是加州奧克蘭市一家大型醫療保健機構的資料分析師,她發了一封莫名其妙的電子郵件給我,警告筆者不要瀏覽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武漢肺炎疫情地圖網站。生性多疑的筆者現在認為,「某人」架設這個「惡意」網站的目的,與其說是為了上傳木馬程式,倒不如說是為了減少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疫情地圖的流量。

筆者甚至懷疑,這位「某人」受雇於中國政府。

譚慎格(John J. Tkacik)

(作者譚慎格為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畫」主任。國際新聞中心陳泓達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