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共和國》余杰/錦衣衛治國:中央政法委取代中宣部

兩名戴著口罩的中共黨員,在北京街頭擔任安全檢查員。(法新社檔案照)

余杰/旅美華裔人權作家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二日率領大批官員,前往北京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視察武漢肺炎疫苗研發工作。(歐新社檔案照)

習近平在二月二十三日的講話中說:「我們改進和加強對外宣傳,運用多種形式在國際輿論場及時發聲,講好中國抗疫故事,及時揭露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污衊抹黑、造謠生事的言行,為疫情防控營造了良好輿論氛圍。」習近平講話之後那半天時間,官方發布的疫情實時追蹤顯示,新確診人數和新死亡人數都歸零了︱︱真是厲害了,習皇帝和習大聖!中共公布的疫情數字,不能用統計學來判斷,只能用政治學來測度。

在習近平講話前五天的二月十八日,中央政法委下達了一份名為《關於加強對政法系統依法防控疫情、維護安全穩定先進典型宣傳工作的通知》文件,要求所有媒體遵循習近平的指示,「加大先進典型的宣傳力度,進一步弘揚正氣、激勵鬥志、激發社會正能量」。《通知》中詳細寫道,「要深入挖掘動人事蹟和鮮活事例,推出更多有溫度、有淚點、有人情味的『暖新聞』」,要讓一線執法者「忠誠無畏、無私奉獻、可歌可泣的形象更加鮮明」。《通知》還特別提到善用新媒體平台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的重要性。

《通知》下達之後,真實反映民情的報導立即全都被「和諧」。一位前線記者感受到了肅殺的氣氛:「二○○九年新疆發生『七五』事件的時候,我也遇過類似的狀況……但沒有像現在這麼嚴。」

耐人尋味的是,對媒體下達「死命令」的,不是中宣部,而是中央政法委,顯示中宣部已經不再擁有宣傳口的決策權,而由中央政法委取而代之。這是一場中共權力機構內部靜悄悄的權力轉移,乃至「軟性政變」。這個權勢轉移表明,習近平連宣傳部都不信任,只信任中央政法委,也就是他自己所說的「刀把子」。他派遣到湖北和武漢撲滅疫情的官員,都是政法系統的「習家軍」,疫情沒有撲滅,先撲滅真相。

早在有「政法沙皇」之稱的周永康垮台之際,有不少中國知識份子和民眾歡呼雀躍,似乎奸臣落馬,從此天下太平。我是差點被周永康的走卒毆打致死的受害者,我卻沒有絲毫的樂觀想法。周永康雖然倒掉了,只要政法委的體制不變,政法委統轄公安、法院和檢察院,將「三權合一」,中國的法律就是「非法之法」,中國的執法就是「知法犯法」。果然,習近平迅速提出血淋淋的「刀把子」之說,政法系統更成為一個只聽黨魁指揮的、「針插不進,水潑不進」的獨立王國,對公民社會和異議人士的打壓更加殘暴。

政法委發話,各種「暖新聞」便熱氣騰騰地出爐:媽媽是護士,上「前線」救護病人去了,剛出生二十天的雙胞胎開口問父親:「媽媽到哪裡去了?」共產中國的嬰孩真是個個天賦異稟,比哪吒三太子還冰雪聰明,出生二十天就能開口說話。一張當警察的丈夫與當醫生的太太隔著玻璃伸手相對、彼此鼓勵的「催淚」照片風靡天下,細心的讀者卻發現,那個太太原來是漢子裝扮的,口罩沒有掩住全部的鬍鬚。甘肅替前往武漢支援的女醫護人員剃光頭,上海則給前往武漢支援的女醫護人員注射黃體酮以推遲生理週期︱︱而且全都是「自願」的。這樣的報導,豈不是驚天地、泣鬼神?

然而,我沒有被中國的「暖新聞」所感動,我偏偏被這則小小的資訊所感動:一位朋友上網求買口罩,見一羅馬尼亞商人聲明口罩只賣給香港人、不賣給中國人,好奇心起,特致函問原因,並獲回覆。覆函原文是英文,謹翻譯如下:「僕嘗生活於共產制度之下,商店貨架空空如也現象,如在目前,亦深知望貨架興歎之苦。猶記當年見辱於一群低能統治者,聽其指揮,聽其命令,所感所受固不足為外人道。無數往事不堪回首,與其稱為『回憶』,不如說是慘痛經歷。當然,時代今已不同,唯僕仍深佩港人之為自由奮鬥,故口罩只賣予港人。」不是過來人,說不出這樣的話。我雖非港人,我亦為之淚下。那些被香港黑警殺害的數百名手足的生命,重如泰山;那些高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而在武漢肺炎中死去的中國人的生命,輕如鴻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