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鏗鏘集》集體主義困境,極權統治禍害

2020-02-12 05:30

◎李敏勇

與其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共產國家,不如說是集體主義、極權統治國家。集體主義和極權統治,互為表裡。一九四九年,取代中國國民黨建政的新中國,憲法裡明訂了專政的條款,明目張膽以無產階級專政,實行一黨制。中國國民黨建國時,雖然也肖想一黨統治,仍以軍政、訓政、憲政為期程,掩人耳目。說行憲時,國家已瀕亡期。

無產階級專政的「民主制」,以黨領政,常是「黨政軍」一體,槍桿子結合筆桿子。剛性、列寧式政黨,來自對蘇聯時代統治體制的學習、模仿,國、共,一丘之貉。比起中國國民黨蔣體制時代,「蔣總統」成為蔣家專利,中國共產黨講求集體領導。但,毛澤東在前,習近平在後,都亂了套。集體領導成了一人領導,習大大顯露權力的惡質。

台灣詩人林亨泰(一九二五~)的一首詩〈一黨制〉,諷喻了這樣的政治:「桌子上/玩具鋼琴 白鍵/黑鍵 只有/一音」,三節六行十五個字,是解嚴後,他的政治指涉。跨越語言一代的他,二二八事件後,留下一首詩,以「全部的景色/早被眼淚溶化了…」記述心境。感性的他,長期間轉而以理性構造詩行,小心翼翼。戒嚴時期,甚至留下《非情之歌》系列作品,隱藏自己。玩具鋼琴不是真的鋼琴,一黨制的民主不是民主,台灣也經歷了掛民主羊頭、賣專制狗肉的時代。

集體主義的中國,極權統治的中國,以走資化, 以世界的工廠提供勞動力,走過經濟困局。標榜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一九八○年代後,逐漸成為美國之後的大經濟體。但經濟條件的改善,並未對中國民主化提供貢獻,而是走向霸權,企圖改變自由世界的政治秩序。

武漢肺炎的不可收拾現象,不只中國病害嚴重,也引發幾乎性的災難。集體主義、極權統治,被視為是關鍵因素。生活在台灣的人們,走過戒嚴專制,走向民主,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威脅,有人惑於拚經濟,不戒急、不用忍,甚至投共降中。SARS經驗後,更嚴重的武漢肺炎危機肆虐,台灣人應該會更珍惜自己的國家:台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