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政治不該凌駕醫療專業

武漢肺炎疫情升溫,民眾搶買口罩,許多超商的口罩只要一到貨即迅速售完,偏鄉地區居民更無超商可以買口罩。(資料照)

武漢肺炎疫情嚴重,世界衛生組織(WHO)宣布武漢肺炎構成「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在國際間傳染而對他國構成公共衛生風險。中國的死亡個案已超過二○○三年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三百四十九人,境外也傳出死亡案例。《紐約時報》引傳染病學家評估,疫情很可能演變成一場全球流行病,在兩個以上的大陸持續傳播流行。

武漢肺炎疫情之所以令人關切,是科學家雖還不清楚這種冠狀病毒有多致命,但它很容易傳染,且在十四天潛伏期,即使無症狀也有傳染力。相較於傳播緩慢的SARS和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武漢肺炎的擴散方式更像流感。從而,台灣的防疫當務之急,是決戰於境外,即使有個別病例進入,也要全力防止社區或群聚感染。然而,由於台海兩岸人員往來頻密,加上中國疫情已全面擴散,台灣除非嚴格限制對岸來人,防止社區感染並非易事。

疫情演變至此,中國是罪魁禍首,也有如照妖鏡照出中國的醜陋與不堪。發源地武漢在三、四十天內,從「九省通衢」淪為閉鎖鬼城。去年十二月初案例首次出現,隨後有醫師試圖警告外界,卻被依造謠法辦。中國這種出事先遮掩的官僚陋習,不公開不通報延誤了防疫黃金期,全球包含WHO都被蒙在鼓裡;而官方到一月下旬才從原先強調不會人傳人,轉而承認,甚至封城。諱疾忌醫也使「大量病患在確診流程和統計數字之外」,官方數字不能反映疫情全貌,不利防疫。

習近平的獨裁統治,加深地方官僚掩飾疫情的心態,唯恐烏紗帽不保,有事不先求解決問題,卻刻意粉飾太平。武漢當局在疫病初期下禁口令,淡化疫情,一千一百萬居民渾然不知,讓病毒在社區廣為傳布。黨政軍行動之前,一切聽候習大大裁示,但病毒當然不吃這一套。十天蓋醫院收治病患也許展現「中國的速度與力量」,但救援物資遲遲未能送達第一線醫護人員,卻凸顯了軟體建設不如硬體,這其實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特色,在對抗疫病時尤其突出。

在國際防疫的過程,中國滲透國際組織、威脅全球秩序的問題,受到高度關注。WHO秘書長譚德塞從初期嚴重誤判疫情,到稱讚中國有效控管,且不建議各國撤僑,並一再阻止台灣專家參加重要會議。這位衣索比亞前官員為中國塗脂抹粉,表現一如SARS期間其前任的陳馮富珍,為了替中國服務,不惜斷送WHO在全球公共衛生的專業地位。同樣令人憤慨的,由中國前官員柳芳擔任秘書長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封鎖提到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推特用戶,以致美國國務院譴責它「令人切齒、不可接受,不配為聯合國機構」。

從SARS到武漢肺炎,中國屢屢製造並輸出疫病,各國被迫祭出取消航班、旅行禁令、關閉邊境、包機撤僑等措施因應,也激發不少反中國情緒,禍延亞裔。台灣尤深受其害︰義大利、越南禁中國航班,台灣遭池魚之殃;蒙古不准中國公民入境,台灣足球隊遭牽連。最可笑的,許多國家紛紛撤僑,中國獨獨不許台灣包機載台灣人回家,在終於讓步之後仍喊出「兩岸一家親」濫調,令人作嘔。

人們面對新型病毒,在對其所知有限且未找到有效治療藥物之前,驚恐油然而生,謠言最易滋長傳播,過度反應隨之出現。公共衛生最重要的挑戰,不僅對疫情料敵從寬,戒慎恐懼做好準備,也要有危機處理的應變效能。從防疫的角度,台灣尚無社區感染,不必普遍戴口罩,勤洗手才是要務,但卻出現搶購口罩、酒精的現象。曾帶領抗SARS的感染防疫專家蘇益仁強調,台灣目前不必全民戴口罩,他自己也沒戴,「看不懂搶戴口罩是什麼意思」。現實上,如果許多人搶購囤積,口罩必然供不應求,在防疫資訊透明、實用之外,增加口罩供應或有效分配才是化解之道。同時,接運回來的國人如何有效隔離醫護,也是一大考驗。

不過,台灣是泛政治社會,武漢肺炎不免引發政治口水。口罩供需、中央與地方歧異、限制中國客、美國流感比武漢肺炎死更多人,乃至於「停止霸凌大陸、製造兩岸仇恨」云云,都可成為話題。還是請回歸蘇益仁的防疫經驗談:政治不該凌駕醫療專業。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