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文化週報》八千萬的召喚術 把消失的西門町變回來 ◎藍祖蔚

2020-02-01 05:30

中華商場的花磚已沒人再生產了,劇組找門路重新開模製作,每天下午4點陽光穿過花磚的美景,就這拍攝期間的短短一百天才有。(楊堯茹攝)

◎藍祖蔚

原著作者吳明益(右二)帶著改編漫畫家阮光明(右四)逛片場,看著想像畫面成真實場景。(楊堯茹攝)

8000萬夠拍兩部金馬獎最佳影片《陽光普照》了,但是8000萬交到王誌成手中,只夠搭景,只夠他來搭建已經消失了快30年的中華商場。

這衛生紙販賣機可不是舊物,上頭廣告的女明星是《天橋上的魔術師》演員妝扮、美術仿舊的傑作,你猜得出她是誰嗎?(楊堯茹攝)

中華商場是吳明益小說《天橋上的魔術師》的主場景,也是公視斥資1億5500萬拍攝的同名旗艦新戲,光是搭景就花了8000萬,這種手筆、這種氣魄,讓人瞠目結舌,「我有幸走過那個年代的尾巴,我不能辜負那個年代。」去年剛以《返校》拿下金馬獎最佳美術設計獎的王誌成,提起這個不可能的任務,連聲說:「除了感謝,還是感謝,年輕時不愛讀書,雖然也不是說三天兩頭往中華商場,但是只要逛過的記憶依稀都還在,所以很努力地想要把記憶給拉回來。」

《天橋上的魔術師》中皮鞋店內放的復古鞋款,都是劇組到處借、到處找才到位的。(楊堯茹攝)

重建記憶有多難?為什麼光是布景就要吃掉一半以上的預算?這個道理,你去請教日本電影天皇黑澤明。他會老氣橫秋地告訴你:「如果我的演員打開抽屜,發現裡頭是空的,一切是假的,他就會出戲,怎麼樣都不對味了。」所以黑澤明拍起戲來非常講究美術考據,光是設計圖就夠出版做教科書,因為就算不能百分百如真,至少也要氣味相近,電影的重建工程才算完成。

耗資8000萬重建的中華商場不僅建築物有看頭,《天橋上的魔術師》裡的天橋也是1:1複刻老台北人回憶。(楊堯茹攝)

蓋樓又搭鐵軌 連方位西曬都講究

《天橋上的魔術師》的經費配置毋寧更接近墨西哥導演Alfonso Cuarón的美學堅持,他在2018年完成的《羅馬》,就曾經砸下巨資重新搭出了墨西哥的街道景觀,沒有那條大馬路,少了兩排的屋宇建築,就無法召喚出那個年代有過的熱血與激情。

中華商場當年是八棟建築一字排開,電視劇不可能八棟都搭,只能選擇三個樓層來重建,「首先是方位,商場坐西向東,我們也得對準方位,拍攝時的光影變化才能精準。」王誌成的重建工程講究細緻,走進拍片現場就會油生時光錯置感,因為從磨石子地板到水泥牆面,從塗在木板門窗上的大洋綠,從隔開鐵道與商場的水泥窗格,根本都是最速效的召喚術,看到那種建材與色澤,屬於1970-1980年代的時空座標就清楚跳了出來,「每一張當年的舊照片,都是我們複製重建的參考佐證。照片上出現的物件,我都希望能夠一一重現。包括中華商場的標準字,包括了商場知名的鍾浩東命相館或者是獎券行上販賣的愛國獎券。」

從前西門町是有天橋的,因為那時的鐵路還沒地下化,南下北上的火車穿梭來去,嚴重阻斷交通,但從天橋踏進商場就有幾階落差,沒考慮到這個現實,重建就不算成功,偏偏王誌成把這些都算了進去,更因為天橋下方就是川流不息的大小汽車與摩托車,「要重現昔日舊觀,就只能靠事後合成,但這麼一來又得吃掉大半預算,鑒於那時候都習慣在節慶時分在天橋扶手掛上各種標語宣傳板,我們就這樣參考辦理,遮掉了要花大錢的街景。」

自嘲廢物雷達 專收舊物營造時代感

為了求真,《羅馬》的Alfonso Cuarón動員了家族成員把家中所有還堪用的60年代舊家具都搬到了拍片現場,才能夠既仿真又如舊。這一點,王誌成的團隊幾乎也發揮了「上窮碧落下黃泉」的本事,提到這一點,王誌成就笑得燦爛,「我們做美術的天生都有種廢物雷達,只要有人在丟巨大垃圾,就一定會聞風而至趕快搶救,就這樣收著放著,終於等到了重建時機。」他的舊貨功力光從皮鞋店中的各款舊鞋,或者錦旗獎牌店的舊物件就可略窺一二,看到它們,你不至於愛不釋手,但是有它們存在,你真的就好像回到了昨天,看似遙遠,其實一直都在。

以前,除非急,你不會在商場上廁所,因為髒,也因為臭,王誌成也重建了廁所,看起來確實髒又舊,「明明買的都是新貨,只是到了我們手中,就得全面做舊,還嚴格限制不得使用,因為那是拍片場景。」最難的是洗手檯上的白色瓷磚,「一片片都是請泥水師傅貼上去的,師傅怨聲載道,因為現在沒人這樣做了。」至於廁所門上的「文學創作」,更是那個時代的庶民心聲,「我每一回來到這個景,都會發現美術組又多了好幾則新創作,顯然這個癖好還真能世代相傳。」

重繪廣告看板 版權卡關創意突圍

「重建做不到百分百,但是必要的重點一點都不能少。」所以商場旁的平交道除了必備的吊桿號誌外,王誌成還新搭了一間管理員室,裡頭還有老式電話與紅旗,你完全可以想像電話鈴響後,管理員就得按下開關,升降旗桿的接續動作。至於尋常商家的空間利用哲學,也在小樓梯小閣樓的規劃下發揮得淋漓盡致,「你看得見的樓梯都是可以上下的,小閣樓也可以住人,甚至還有家人對手戲。」至於最神秘的唐老闆西服店,所有的布料線團的擺設都請教了老裁縫鉅細靡遺地複刻重製,更特別設計了貓道,有人的故事,也容許貓的視野。

重建的第一個考驗在於逼真,另一個意想不到的考驗則在版權,商場上能夠看到的舊式廣告有兩種,一種是取得商家同意後,請來電影看板師傅複製重繪畫在壁上,一種則是請出女演員做仿古造型,拍出了舊式廣告的味道。這些繁瑣的細節,中華商場在1992年拆除時,沒人料到會在28年後還能複刻重現,但是這個栩栩如真的複刻版本,二月底之後就要拆除了,來得急,去得也快,我們只能慶幸趁著拍片空檔「新地訪舊」,召喚出已經蒼白但是還沒有消逝的記憶,至於還在保密階段的魔術師,還沒有曝光的情治基地,以及那座可以直達99樓的神秘電梯,就留待導演楊雅喆在明年現身的影集中,勾動大家的想像吧!

耗資逾半預算《天橋》魔術需推一把

《天橋上的魔術師》是罕見的魔幻寫實與記憶召喚工程,正因為美術花了大錢,全部1億5500萬的旗艦預算明顯捉襟見肘,出現了4800萬的資金缺口,然而只要看過片場實景,你就可以見證這群影視工作者的熱情與誠意。日前,公視已經同意啟動募資計畫,4月30日前歡迎天使資金或文化事業的支持者以100萬元為單位,參與投資合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