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社論》台灣美好舊時光的真相

2020-01-16 05:30

韓流是台灣民主化之後,從未見過的政治現象,其支持群眾有如宗教信徒,動員能量之高,對特定族群具有的「致命吸引力」,令人驚訝。(資料照)

二○一八年底韓流狂飆,國民黨大贏,韓國瑜一人救一黨;二○二○年韓流消退,國民黨大敗,韓國瑜一人毀一黨。才一年多,韓流潮起潮落,韓國瑜的總統大夢雖然幻滅,但選舉造勢場合中,韓粉情緒的高亢狂熱,選後更頻傳家庭、朋友、同事失和,顯見韓粉仍陷在選舉創傷症候群的傷痛之中。韓粉何以如此崇拜一個陷在低潮十七年的政治人物,其深層社會、政治結構為何?必須加以探討,才能了解病因何在,治癒社會的傷痕。

韓流是台灣民主化之後,從未見過的政治現象,其支持群眾有如宗教信徒,動員能量之高,對特定族群具有的「致命吸引力」,令人驚訝。因此,儘管韓國瑜本人言行諸多爭議,天馬行空,亂開支票,且剛當上高雄市長就落跑去選總統,徹底背棄承諾,卻仍然吸引眾多市井小民追隨,甚至部分藍營高級知識份子也為之瘋狂,而敗選檢討藍營亦鮮見直接針對韓國瑜本人,可見韓流餘威猶在。韓流本質上是一股民粹浪潮,而民粹的瀰漫擴散乃是全球共通的現象,部分近年暴起的政治領袖,例如美國的川普、菲律賓的杜特蒂,與一些歐洲因反移民、反難民而突然崛起的政黨,莫不是站在海嘯般的民粹浪頭上。

全球民粹浪潮有幾個共同的現象,包括操弄對假想敵的仇恨、恐懼與保護主義。而韓流的核心訴求有二:首先便是挑起所謂庶民對執政的民進黨政府的仇恨。主要手法乃是將民進黨妖魔化,不斷攻擊小英政府貪腐、派系操控及分贓酬庸,且以中央掌握之資源卡住在野黨。尤其創造一個可怕的妖魔,叫作「新潮流」,以具象化「白天是蔡英文當總統、晚上是邱義仁當總統」,所謂小英總統被新潮流架空等荒誕不經之事。其實,對於小英、陳菊貪腐的指控,並無實際證據可證實,只是一些含糊的、情緒性的斥責,卻因假訊息於同溫層中擴散的推波助瀾下,產生三人成虎的錯誤印象,讓藍營支持者萌生強烈的同仇敵愾,團結在其「下架蔡英文」的旗幟下。

韓流第二個核心訴求,乃是要將台灣帶回蔣經國時代的開明專制統治、台灣創造經濟奇蹟的美好舊時光。那個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平均經濟成長率大約十%,紡織、鞋類出口,世界第一,被譽為經濟奇蹟。尤有甚者,不管在基本面與信心面,整個社會都充滿正向樂觀氛圍。對照近年年輕人難以找到好工作,薪資停滯,景氣低迷,恢復美好舊時光的訴求便容易喚醒那個時代人們的共同回憶,讓彼等在「採紅菱」、「夜襲」、「我現在要出征」的歌聲中,找到情感上的強烈連結。這也是韓流的年齡偏高,而年輕人無法融入的原因。

但是,那個美好舊時光的真相是,台灣的經濟才剛起步,一切仍因陋就簡,剛脫離匱乏階段,稱不上有多富裕。而其後的年代,台灣的經濟仍在成長,只是速度趨緩,由李登輝主政時的六%多,阿扁時代的四%多,再到馬英九的二%多,到了蔡英文時代終於止住了經濟下滑趨勢,並且大力爭取台商回流,增加國內投資,期待再走二、三十年的經濟榮景。同樣地,台灣所得也是持續增加,在一九九二年人均GDP突破一萬美元,到了去年預估可突破二萬五千美元,因此,世界銀行、IMF、《經濟學人》及《日本經濟新聞》都肯定,台灣早在一九九○年代即跳脫「中等所得陷阱」,從中所得國家邁入高所得國家。

由此可見,美好舊時光之所以吸引人,在於時間距離所產生的美感,只會留下美好回憶的部分,但是政治社會進步過程中付出的汗水,以及戒嚴時自由人權遭到箝制的淚水,都被選擇性地遺忘了。那個時代,人們奮力打拚的故事被忘記了,只是深刻記住股市上萬點浮華的金錢遊戲;尤要者,蔣經國固然被部分人視為「明君」,但終究是獨裁者,懷舊者只懷念他親民、晚年的改革,卻忽略了兩蔣威權統治的結構性罪惡。總之,韓流的風生水起,基本上是藍營屬性的四、五、六年級生集體回憶的凝結與呈現;懷舊無可厚非,但政治人物若真想把台灣帶回那樣的年代,將是一場可怕的災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