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文化週報》金球獎沒那麼金 愛爾蘭人也沒那麼史詩 ◎藍祖蔚

2020-01-05 05:30

從本屆金球獎入圍名單可發現,Netflix正掀起電影產業的革命。(路透)

◎藍祖蔚

去年金馬獎大贏家《陽光普照》將在農曆大年初一在Netflix上檔。(甲上提供)

美國金球獎明天揭曉,只是這個獎的含金成份沒有那麼高,遠不如奧斯卡小金人,關鍵在於有投票權的好萊塢外籍記者協會(The Hollywood Foreign Press Association) 的90位成員,多數不是美國影藝學院會員,做為奧斯卡的風向球,準確度也不如各大工會的年度給獎結果,台灣媒體瘋迷金球獎,其實只是因為好萊塢明星很捧場,出席踴躍,才把小獎炒成大獎規格。

《我叫多麥特》(美聯社)

雖然金球獎的給獎名單欠缺參考價值,但是參照它的入圍名單,再對照美國電影中心(AFI)的年度十大佳片評選,你會赫然發現,Netflix這個串流平台的崛興,已成難以抵擋的潮流,電影產業的革命正如海嘯般席捲全球。

《婚姻故事》(美聯社)

Netflix原創作品最吸睛

《教宗的承繼》(美聯社)

今年金球獎戲劇類最佳影片的5部入圍作品中,有《愛爾蘭人》、《婚姻故事》、《教宗的承繼》3部是Netflix出品,比例高達6成,如果再加上音樂喜劇類的《我叫多麥特》,10部佔了4部,4成的優質肯定,打得傳統好萊塢灰頭土臉。

《愛爾蘭人》(美聯社)

不是金球獎偏愛Netflix,即使信奉傳統電影理念的AFI,去年的10大佳片同樣有Netflix出品的《愛爾蘭人》和《婚姻故事》兩片進榜,就連10大電視影集中,Netflix的《王冠》、《難,置信》和《別人眼中的我們》也都堂堂進榜,再加上Amazon的《倫敦生活》拿下特別獎,串流平台在在打得傳統電視巨人鼻青臉腫。

面對Netflix的來勢洶洶,包括史匹柏和克里斯多夫.諾蘭等大導演都曾經嚴詞批判,主要是針對作品的攝製規格、放映場所和行銷通路,認為Netflix的作品多數人只能在家中電視、電腦、平板和手機上觀看,少了劇場震撼/群眾效應,充其量只能算是「電視」作品,然而Netflix斥資1.4億,請到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拍攝《愛爾蘭人》,不僅網羅3大天王巨星同片飆戲,而且片長許可3.5小時,從規格到氣魄,Netflix的大手筆豈是好萊塢8大公司敢於追隨?

找大咖還精打細算拍小品

比敢、比大,Netflix氣吞斗牛;比精打細算,Netflix更是傲人。頻頻得獎的《婚姻故事》預算不到2000萬美金,甚至被好萊塢視為票房毒藥的宗教議題電影《教宗的承繼》,也在Netflix的支持下好評聲勢直竄雲霄,簡言之,Netflix今年的原創電影不但搶走了話題焦點,也擁得藝術好評,就連好萊塢最擅長的動作片,他們也拍出了集動感、暴力血腥與狂想於一片的《鬼影特攻:以暴制暴》。

Netflix最初的威脅來自於透過串流技術的發達,一舉顛覆了電影市場的發行通路規則,不再遵守戲院/DVD/有線電視/的市場陳規,任何人只要加入會員,就可以隨時隨地看到Netflix的作品,如今再砸下重金拍出壟斷話題的力作時,一旦不看Netflix,你就跟不上流行,心急的觀眾誰還會乖乖等好萊塢電影排上戲院檔期?

125年前,法國盧米葉兄弟以眾人得以同步觀看,同聲歡笑或流淚的公開放映設備,打敗一次僅一機一人觀看的愛迪生,成為電影之父;125年後Netflix挾科技之利,讓一機一人走到哪就看到哪的方便性,蔚為時髦,儼然成了世紀教主,不啻替愛迪生終結百年憾恨?傳統電影產業的哀鴻遍野,並不讓人意外,然而Netflix的銳意求新,不就更襯顯出好萊塢的老舊與保守嗎?

《陽光普照》初一190國共賞

串流平台的崛起也改變了台灣影視產業,競爭激烈的HBO和Netflix都積極投注新秀人才,從《通靈少女》到《我們與惡的距離》,都讓台劇打開了國際市場新通路,韓國正在洽談《與惡》的翻製權,更為台劇外銷多添了獲利空間。去年金馬獎大贏家《陽光普照》會在農曆大年初一在Netflix上檔,立刻就有190個國家的觀眾可以看見,對於台灣電影的普及性, 或者是國際市場的開拓,都有莫大幫助。

甚至Netflix一集30萬美元的拍攝預算,比傳統台劇水平高出4倍,當然一出手就打敗了傳統電視台,吸引寶島群雄競折腰,競出新招迎青睞,就算曾因導演霸氣言論引發業界反彈的《罪夢者》,敢於創新的選材及表現手法,坦白說,都是台劇少見的史詩格局。

4倍預算掀台劇史詩級革命

不過,擁有通路優勢的Netflix要想主導風潮,關鍵還在於內容。已經拿下了5座影評人協會年度大獎的《愛爾蘭人》,在迎戰影評專家的挑剔口味時,就遠不如南韓導演奉俊昊的《寄生上流》討好,畢竟整部電影的「新」,無非就只在於:用「塗油漆」來美化殺手行當;替工會領袖HOFFA的生死謎團,找出合乎情理的可能兇手;更用萬花筒的結構,每有新角色出場,只要翻轉筒子就能出現新花色,因此寫就黑幫史詩。但是勞勃.狄尼洛和艾爾.帕西諾都已是7旬老翁,就算用了瘦容特效,可以回春20年,但是科技改變不了龍鍾之身,強化不了老驥體能,終究像是過氣的老天鵝依舊在奮力跳著天鵝湖,不管《愛爾蘭人》能否在金球獎或奧斯卡勝出,該片得能一時顯赫其實是競爭對手太過氣虛,卻很難成為後人頂禮膜拜的經典。

同樣地,描寫婚姻如夢,離婚就要剝掉好幾層皮的《婚姻故事》,確實有很多讓戀愛或婚姻中人很「有感」的旁白與對手戲,剪頭髮或著綁鞋帶的甜美,或者惡言相向的難看嘴臉,都符合婚姻實況的人生剪影,但相較於也處理過相似議題的《克拉瑪對克拉瑪》、《安妮霍爾》、《賢伉儷》和《真愛旅程》等前輩,《婚姻故事》那種「無可奈何花落去」的碎心指數,只能給人似曾相識的淒涼一歎,精緻歸精緻,終究也只是精雕細琢的冷飯熱炒。愛情電影其實一直都是好萊塢以前最擅長的類型,如今連自家優勢都拱手讓給了Netflix,江山變色要怪誰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