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文化週報》物流老董做出版 尋台灣的根找認同

世聯倉運會議室牆上懸掛的秀麗書法,是客家文學大老鍾肇政的墨寶。(記者何宗翰攝)

採訪、攝影◎記者何宗翰

黃仁安希望透過出版書籍凝聚台灣認同。(記者何宗翰攝)

很多商人身上都是銅臭,即使涉足文化事業,沽名釣譽居多,世聯倉運董事長黃仁安卻懂得身體力行,他出版的書都有濃濃土香,因為他從土地與歷史中找到了文化的根。

世聯倉運1978年在楊梅埔心成立,先從貨櫃運輸跨足傳統倉儲,再升級現代化物流中心,現在是境內關外的保稅國際物流中心,一肩擔起「台灣走向世界、世界走向台灣」的要角。但走進公司會議室,滿滿商業獎狀的牆上卻懸掛一幅秀麗書法,竟是客家文學大老鍾肇政的墨寶。

嘆家鄉人事消逝 栽進文史保存

「我在山中走路,邊走邊想:太過聰明,就容易跟人摩擦;憑感覺隨波逐流,又容易迷失;鑽牛角尖,總有一天會踢到鐵板。總之,人間不好待啊!」黃仁安用流利的日語邊讀邊翻譯:「這段出自夏目漱石的《草枕》,提醒人要走中庸之道,不要唯利是圖、太會算計,處處多讓點、退點。」

1998年,黃仁安以母親的名義,捐贈200萬成立了財團法人世聯倉運文教基金會,想回饋鄉里,母親離世後,很多長輩也陸續凋零,「我7歲就搬到埔心,記憶中很多古早的職業都沒了,開蒸汽火車的司機、牛車班、一庄過一庄的巡迴理髮師,於是就開始做起在地的文史調查保存,當年訪問過多位9旬耆老,現在很多已不在了。」

新竹關西源自日語? 平埔族語才對

經2年多田調,集結成400多頁的地方誌《過往今來話埔心》,開啟了基金會的出版之路,黃仁安說,「我把公司股份捐一些給基金會,每年就有股利收入,不然做不了什麼事。」身為客家人的他,接連出版了鍾肇政的情書集《苦雨戀春風》、客籍農民作家《鄭煥生全集》、《活出愛:黃娟傳》,也贊助出版了用客家語音及文體寫成的《江昀詩畫、圓樓意象》,以及《新屋庄客家情》。

「大家都以為新竹縣關西鎮名是因舊名為客語鹹菜甕,讀音類似日語關西而來。」黃仁安說,鄭煥生的《土牛溝傳奇》裡提出一說,Hamtsoian的讀音來自道卡斯平埔族語,後來漢人才寫成鹹菜甕。鍾肇政的《苦雨戀春風》則是塵封了70年的264封日文情書手稿,經張良澤教授費時4年的整理、翻譯、校對、排版,首度面世。

黃仁安說,《過往今來話埔心》書中提到1895年日軍進佔台灣時,在地義軍胡嘉猷英勇抗日的故事,付印前他正好在東京的舊書店裡,翻到《征臺始末》一書第五章「安平鎮之役」,寫的就是從日軍角度描述的同一場戰役,趕緊暫停印書,將整篇文章翻譯成中文後,列進附註供讀者參照。

「後來請教了一些台灣史的專家,對《征臺始末》都給予高度評價,認為是珍貴史料,才決定翻譯全書出版。」黃仁安說,日本當時已是世界強國,滿清跟俄國都不是敵手,手無寸鐵的台灣人祖先竟然堅強抵抗,他很好奇,是怎樣的心情,產生這樣堅強的意志力?

「1895年日本從清朝手中拿到台灣,1945年是國民黨從日本手中拿到台灣,日本的接收在法律上是沒有問題的,過程卻慘烈,反觀國民黨從日本拿到台灣過程平順,卻接連發生白色恐怖和二二八事件。」黃仁安說,124年後面對中國的強權,我們有沒有凝聚台灣認同?「不要講同文同種、血濃於水,看看香港就好!中共所謂民主、一國兩制,都是在黨之下的。」

《南台灣踏查手記:李仙得台灣紀行》和《福爾摩沙島的過去與現在》都是基金會贊助出版的台灣史書,黃仁安說,很多人年紀大了,就想瞭解自己的源流,就會牽涉到歷史,他在日本出差都會去找舊書店來逛,都是好幾代經營,有時候就會找到跟台灣有關的東西。

找書也要看緣分 遲了5年也會碰頭

「但越來越難找,而且書都很貴,因為經營舊書店的哲學,就是一定會等到一個人,所以老神在在。」黃仁安說,有次看到一本台灣原住民各族傳說、神話、語言的書,是1910年出版、前台北帝國大學教授寫的,用羅馬拼音原音呈現,但因有點累又已買了一堆,就沒有下手,回台後常常想起;隔5年後回去書竟然還在,馬上就買下來,「我等到它、它也等到我。」

黃仁安說,台灣歷史較多紀錄都在1600年以後,之前是西方傳教士一些零星的紀錄,「我一直有個疑問是,日本、琉球在文化上都受中國影響很大,為什麼台灣原住民卻沒有受到中國影響?也沒有把漢字導進來?琉球離我們這麼近,歷史應該會記載到台灣才對;又如唐鳳說台灣在新石器時代就已經分離大陸了,我想找出更多證據。」

基金會的出版品中,最特別的應該是2本日治時期的日記,《青春物語:日治時期一位十九歲淑女的日記》與《少年日記》,由於都是私人日記,毫無修飾地呈現了庶民生活,也完整復刻了日記做為對照,日記上印的美容秘訣、衛生常識、穿著禮儀,甚至世界名曲介紹、詩選,在今天看來都饒富趣味。

日本時代兩本日記 詳載庶民生活趣味

「我4歲時二次大戰結束,父母親會講當時疏散到鄉下,新竹空軍基地被美軍轟炸的事,但我自己是懵懵懂懂,沒什麼記憶了。」黃仁安說,「同學的父親一個去南洋打仗沒有回來,他的母親在農村獨自帶3個小孩,後來眼睛還瞎了,悲苦可想而知;另一個同學大半生都只知道父親去了緬甸戰場,40歲時才確定父親戰死。」

關於反戰,基金會出版了《戰亂逃難行》、《一江春水向東流》,記述兩位二戰時在中國的日本女性,因戰爭遭遇骨肉失散、顛沛流離的命運。黃仁安說,除了1600年前的歷史外,未來還希望出版關於二戰末期台灣軍人到南洋打仗,及日本灣生的故事。

「我常問年輕人,他們覺得這輩子會不會經歷戰爭,或是改朝換代?」黃仁安說,出書是希望凝聚台灣認同,希望大家多瞭解台灣的歷史,刺激思考,像英國小說家John Galsworthy說的:「如果不思考未來,就沒有未來。」除了贊助出版的書之外,其餘世聯倉運文教基金會的出版品都是非賣品,有興趣的學術單位、圖書館、讀者可以洽詢世聯倉運文教基金會(電話:03-496-4666)。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