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社論》改變中國的第一張骨牌?

2019-11-27 05:30

大概除了習近平為核心的權力圈之外,香港區議會的選舉結果一般都不會感到意外。鷹派的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透過微博稱:雖然親北京陣營敗選,不過,區議會選舉畢竟是一場相當「基層」的選舉。北京的權力集團,就是這樣疏離「基層」,不僅對香港如此,對整個中國亦復如此。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前前後後發生一些兆頭。有匹「順利九七」的賽馬,比賽中斷了腳受到人道毀滅;北京送給香港的寶鼎抵港斷了一腳;「香港明天更好」花車,司機昏迷造成失控撞死英國遊客;首次發出紅色暴雨警告,香港總共發生二百多件沙石、洪水肆虐。諸事不吉,回歸大戲就這樣揭幕了。

當然,香港命運乖舛,不是由於迷信,而是結構所致。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可以說是清朝的問題,到了二十世紀末,仍用清朝的方式來處理。這樣也許可以應付完二十世紀,恰好中國也正在改革開放,但是到了二十一世紀,矛盾還是掩不住爆發了。清朝是皇帝專制,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黨專政,英國殖民母國是民主國家,香港主權移交就在這樣的時空錯置下進行著。從民主國家統治下,被移交到一黨專政國家,其間港人被沒收發言權,就種下了今天港人要彌補發言權的根源。

今天的中國,仍處於統治者由上而下宰制被統治者的狀態,迥異於現代國家由下而上的人民自我統治狀態。中國共產黨這個統治集團,完全沒有來自人民的授權,這個集團憑藉獨家武力與專政工具,凌駕於十四億人民之上。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並不是全體中國人的普遍意志所形成的契約,而是那個權力集團頒佈給人民的文件,文字記載的權利皆屬賞賜品,這個權力集團想給就給,不想給就收回來。最重要的是,中國共產黨獨攬政權,此一最高法則絕對不容挑戰,異議者都會被定義成國家的敵人,從而淪為國家的囚徒。

香港當前的問題,可以說是「共黨中國」(共黨宰制的中國)的縮影,現在中國的組成部分,在本質上跟香港類似。現代國家,國家的形成與政權的更迭,最基本的合法性在於,要通過人民認可的程序。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從來沒有出現這種程序,唯一的永遠的執政黨,沒有任何一票來自人民的授權,而這個權力集團卻可以操控其身家性命。姑且不論以前, 一九九七主權移交中國的香港,就是一個發生在大家眼前的例子。柴契爾夫人與趙紫陽簽署聯合聲明,跳過讓港人表達意志,就決定了要把清朝割讓的領土移交給中華人民共和國,說穿了其實是移交給中國共產黨這個權力集團。所以, 一九九七以來,香港淪為這個權力集團不同派系的爭權奪利現場,一點也不為怪。

香港的發展是向時間借來的,它在民主的殖民母國統治下,早已成為一個現代社會,不再是清朝的荒地。九七回歸,還為北京帶來可觀財富。然而,中英聯合聲明一聲令下,這個現代社會卻要向後轉到另一個前現代社會、前現代國家,接下來的文明衝突自所難免。當年,英中都以純粹的外交禮儀來擺置香港,雙方的想像都極為簡單化、歷史化,也就是回復清朝的領土割讓,把香港移交給清朝繼承者以恢復其主權狀態。問題是,一百年的時間,改變了中國也改變了世界,香港不再是一百年前的香港,硬要用一百年前的方式解決當代的問題,那就注定了不會是「順利九七」、「明天會更好」。

幸而,香港不像西藏或新疆那樣遠處現代國際戰略焦點的邊緣,港人可以用不同世代逃離中國的冒險精神來尋找出路。反送中不是第一次行動,但半年多來的抗爭,直播了中國國家暴力的楚門世界,民主國家包括台灣聲援香港不遺餘力,遂令港人意志在這次區議會選舉淋漓盡致地宣洩出來。這次選舉結果有不同解讀,有些是針對過去的分析,但面向未來的分析之一是,二十一世紀跟十九世紀的對話、許多國家在二十世紀便已完成的宗主權與自主權的歷史角力,北京目無國際契約、國內契約,港人只好走自己的「長征」之路。這會不會是第一面骨牌,才是北京跟世界要注意的未來動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