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致香港穆斯林

2019-10-19 05:30

面對暴政 請堅守原則

◎ 蘇萊曼.古懿

香港回教信託基金會對岑子傑遇襲聲明令我失望。在傳言指向南亞裔穆斯林社區、有人煽動週末破壞九龍清真寺的情況下,這份聲明更像在自保,沒有體現任何倫理原則或宗教原則。

儘管社運領袖遇襲的背景是公開的秘密,但這份聲明在遣詞用字方面非常小心,對血案原因不提一字,對幕後凶手不置一評,對香港的苦難與掙扎袖手旁觀,把重點放在「穆斯林愛和平」。作者與那些為自由而流血的港人真的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嗎?

從假普選到逃犯條例,從政治檢控到警黑不分,從港府甘做傀儡到特首手沾鮮血,香港穆斯林生活的這座城市正在加速沉淪,二百萬人冒著子彈和砍刀走上街頭。雖然抗爭者中有穆斯林,但在一系列真與假、黑與白、善與惡、正與邪的議題上,穆斯林社區罕有發出清晰的聲音。作為與政治連接較少的少數族裔,躲進小樓成一統或許是一種本能。

岑子傑遇襲以及其他一些恐襲的細節還有待還原,但穆斯林社區在歷次抗爭的低調,也讓急於轉移矛盾的有心人有機可乘。作為穆斯林,我注意到連登論壇的勇武派彼此提醒不要破壞清真寺;但同時也希望更多教胞走上街頭,至少可以先發佈一篇有態度有立場的聲明。

與聲明作者試圖證明的相反,伊斯蘭並不是一個「和平的宗教」,因為它在雞蛋和高牆的戰爭中永遠站在雞蛋一邊。古蘭經說:「被進攻者已經獲得反抗的許可」 ,因此要「為保護主道和解放老弱婦孺而抗戰」(二二:三九、四:七五兩節)。關門念經不關心寺外冷暖絕非伊斯蘭。

對於一個耀武揚威又缺乏人性的傀儡政權,手無寸鐵的平民難以阻止它繼續犯下罪行,但先知說:對於罪行就算不能制止也要從心底厭惡,這是「最微弱的信仰」(《穆斯林聖訓集》)。因此,這份在壓迫者和抗爭者之間保持中立的聲明非常不伊斯蘭。

我在香港的清真寺禮拜過,也和香港同學一起上過街,親眼目睹這群非穆斯林年輕人面對暴君,說出清真寺不願說的真理─此種行為,先知稱為「最貴重的吉哈德」(《艾卜.達伍德聖訓集》)。他們在吸入瓦斯、身中子彈的時候,比香港的清真寺更像行走的古蘭經。

(作者為美國喬治亞大學學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