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文化週報》夜半歌聲 再唱一次史明的愛歌 為他送行

2019-09-22 05:30

《史明的迷霧叢林》劇照。(高雄電影節提供)

■藍祖蔚

史明紀錄片《革命進行式》。(資料照)

面對著傳記電影的攝影機,你願意引吭高歌,就顯示這首歌意義非凡。史明在陳麗貴的紀錄片《革命進行式》就曾經唱起了「夜半歌聲」。

歌言志:夜半歌聲 暢述平生

那是1937年經典電影《夜半歌聲》的同名主題曲,一位革命青年被暴虐軍閥毀容,但他不改其志,夜半時分總會來到心愛女人的屋外,高歌訴情。冼星海作曲,田漢填詞的「夜半歌聲」是當年膾炙人口的左派紅歌,在那個年代投身共產黨,做起地下特工的史明,當然很能體會歌曲中,「空庭飛著流螢,高臺走著狸鼪,人兒伴著孤燈,梆兒敲著三更,風淒淒,雨淋淋,花亂落,葉飄零」的時事描繪,進而再以「在這漫漫的黑夜裏,誰同我等待著天明?誰同我等待著天明?我形兒是鬼似的猙獰,心兒是鐵似的堅貞。我只要一息尚存,誓和那封建的魔王抗爭」,言志表心聲。是的,史明這一生的奮鬥,不就是「只要一息尚存,誓和那封建的魔王抗爭」的一以貫之。

然而「夜半歌聲」第二段,對仗工整,卻又那麼委婉地訴說了癡情男女的愛情憧憬:

「啊,姑娘,

只有你的眼,能看破我的生平。

只有你的心,能理解我的衷情!

你是天上的月,我是那月邊的寒星!

你是山上的樹,我是那樹上的枯藤!

你是池中的水,我是那水上的浮萍!」年少輕狂的史明就著愛侶的耳畔輕聲唱嘆的時候,想必也讓不少紅粉動了心。

詞如人:慷慨豪壯柔情萬千

繼而,「夜半歌聲」的第三段,還有更霹靂的文采:

「不,姑娘,

我願意永做墳墓裏的人,埋掉世上的浮名!

我願意學那刑餘的史臣,盡寫出人間的不平!

哦,姑娘啊,天昏昏,地冥冥,

用什麼來表我的憤怒?唯有那江濤的奔騰!

用什麼來慰你的寂寞?唯有這夜半歌聲!唯有這夜半歌聲!」

以歌言志,以歌傳情,史明的這首愛歌,慷慨豪壯又有柔情萬千,他走過那段青春,再用生命呼應歌聲,且容我們再次哼唱他的愛歌,為他送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