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鏗鏘集》文明衝突

中國的赤化,國民黨中國被共產黨中國取代,以所謂的民主集中制成為又一個一黨專制的國家。改革開放為名的走資化,說是實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其實是變相的國家壟斷、控制的資本主義─這原是共產黨最敵視的經濟模式。

從一九八○年代迄今,共產黨中國走資化,與美國的巨大貿易成長,加上美國聯中制俄錯估政策的縱容,不但沒有讓共產黨中國因而民主化,反而讓西方世界以「黃禍」形容中國威脅論。川普與習近平對峙的美、中貿易戰,其實是美國為抑制共產黨中國勢力有害擴張的作法。

若說,從前美、蘇對抗是資本主義對抗共產主義,不如說是民主對抗專制、自由對抗極權。共產革命是源於工業革命後,經濟發展造成社會不公平,以無產階級對抗資產階級,引發的馬克思主義效應。但蘇聯解體、東歐自由化,以近代歐洲文明為範本的國家發展取向,再度形成新的世界走向。右左政黨在民主國家並存,才是正道。

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化兼具福祉化、文化優質化兼具進步性的文明指標,促成許多改良主義的實行。但,共產黨中國走資化,改革經濟,卻未形成民主政治,反而利用高科技管控人民,對外進行經濟殖民。比起二戰後,美、蘇對抗的冷戰時期,新冷戰儼然形成,美、中對抗成為新的國際形勢。

新冷戰是一種文明衝突,是歐洲文明發展的普世化取向對抗中國專制主義牢結的拓展。其中,近代中國歷史屈辱產生的報復主義是火種,以民族主義發酵,自卑情結反映在自大感。以社會主義為表、民族主義為裡的意識形態,成為某種深層構造。不只反映在對美情結,也反映在對香港、甚至對台灣的錯綜情結。

香港的回歸,表面上是共產黨中國主權論的勝利,但也是芒刺。自由,正是刺點,刺痛作為主權國的痛處,也是一面照妖鏡。一國豈能兩制,若中國人民也追求自由、民主呢?豈不是一黨專政自我顛覆。台灣,二戰後脫離日本殖民統治,只因據占的中華民國是殘餘中國,共產黨中國就急欲併吞。癥結除了所謂的民族論,也因為對自由、民主體制的恐懼。

台灣和香港都因曾被殖民,不盡同於中國薰陶的生活方式與欲求目標,而與中國形成文明衝突。香港被併入中國主權領域,正陷入一國兩制被破壞的掙扎,也像珠玉被吞入口,但嚥不下。台灣已是中國之外的另一個主權國家,面對的是不同國家的侵略威脅,比起香港更不是中國能任意垂涎。(作者李敏勇,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