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伊斯蘭化vs中國化

2019-08-26 05:30

旁觀華社馬來書法風暴

◎ 蘇萊曼.古懿

馬來西亞教育部在中文小學課程中引入馬來書法,華社強烈反彈,指為馬來人伊斯蘭化華人的隱議程。政府的確希望馬來文化發揚光大,至於伊斯蘭化華人則不然。

天啟宗教離不開傳教,但伊斯蘭恰恰不以傳教士聞名,因為古蘭經提醒穆斯林:「對於宗教絕無強迫」(2:256),「不要與信奉天經的人辯論」(290:460)。在歷史上的阿拉伯帝國和鄂圖曼帝國,基督徒和猶太人不需要在聖經和火刑柱之間二選一,當然他們也經常面臨制度的歧視。

今天的馬來西亞華人同樣面臨制度困境,這是基於一套被奉為建國契約的種族論述——馬來人作為土著應該享有特權,華人作為移民應該客隨主便。然而,伊斯蘭認為每一寸土地均為真主所有,不同膚色的人均為真主所造。如果華人集體伊斯蘭化,馬來民族主義者將何以拒絕以古蘭經為依據的平權訴求?

事實上,與其說馬來人打算伊斯蘭化華人,不如說他們害怕自己被中國化。首相馬哈地早年著有《馬來人困境》一書,就反映了馬來精英的這種心態。他批評華人享有經濟文化優勢,卻不願認同和回饋本地社會。對於憂心忡忡的馬來人來說,伊斯蘭和馬來語是馬來人團結奮鬥的旗幟,而華人學習用阿拉伯字母書寫的馬來書法,可以彰顯馬來文明的地位。

在另一方面,隨著中國崛起,很多華人的中國情中國心讓人側目。他們不讓孩子進入各族統一上課的宏願學校,卻盼望中國的坦克早日統一自由的台灣;他們上街為改革和淨選而戰,卻對港人的真普選和反送中惡語相向;他們對本國的五一三衝突念念不忘,卻認同二二八和六四對中國的強大很有必要—對於精通中文的馬來文化人如迦瑪魯丁.依布柳欣來說,這種雙重標準既讓人震驚,又催人警惕。

馬來人也日益注意到:同屬穆斯林的回回人和維吾爾人受到世界同情,在華社,卻有很多人一邊呼籲「公平對待各族」,一邊像中國人那樣對被壓迫者喊打喊殺。他們希望本國城市有更多的中式建築和中文路牌,卻贊成回回清真寺和清真飲食被「中國化」。數月前維吾爾代表團到訪馬來西亞,他們竟批評政府和「恐怖份子」打交道,盛讚集中營乃是「先進國」教化「落後種族」的善政。

他們為了華小教材裡的三頁馬來書法高喊「換政府」,卻容不下中國槍口下的人們說:我們不想變成習氏農莊裡的動物。他們的祖國到底是中國還是馬來西亞?

在馬來西亞,與其說馬來書法即將使華社伊斯蘭化,不如說華社早已高度中國化。

(作者為美國喬治亞大學學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