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在澳洲看中國同事反「反送中」

2019-08-20 05:30

◎ 張經偉

前幾天,我聽見來自中國的工廠同事們彼此笑談到:「可惜今天工作太多,不然真想去愛國遊行。」

想當然耳,「愛國遊行」是指澳洲各地的中國黨二代移民,號召的那些高舉五星旗、開嗆反送中人士、乃至對反送中人士動粗(以及順便開跑車炫耀)的活動。這著實讓我再次髮指:原來這樣的活動,看在你等眼中,是謂「愛國」。

香港民眾這次的主體訴求是「反送中」而不是「反中」。事實上,維持香港司法體系獨立,才符合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時,中國自己白紙黑字擔保的「一國兩制」。中國政府自我毀約在先,身為被治者,當然有權利對此表達抗議,這是謂法治;而表達抗議的方式,亦包括了合法申請的集會遊行,這是謂自由。身在法治與自由的澳洲,應該要更能夠理解反送中運動這個行為本身。畢竟,在澳洲這裡,早已有大量的看板、標語、甚至公文是用(簡體)中文書寫,這片南方大地如此願意接納你的文化,你為何不能也嘗試理解對方的思維與價值觀?

然而,紅色黨國高官子女也就罷了,連這幾位跟我一起在工廠內裝箱、搬貨的中國移工,都要參加一個「愛國遊行」來對抗反送中。言下之意,就是仍只把反送中定調為「不愛國」。中國的違約毀諾、澳洲的自由主義之風,都被他們視若無睹。更甚至,除了「工作太多」之外,沒有其他事物能阻止他們去參加一場名曰愛國的「遊行」。看來,他們也知道在自由法治的國家,言論自由是受保障的。但他們卻只用這個言論自由去對港人大罵髒話;這不是傻,這是壞。

遠漂異鄉打拚,更讓我確定自己的故鄉何在。我不希望我的家鄉有這麼多「愛國愛到壞了心眼」的人。不用哪個政黨來煽動我、不用讀過哪些理論著作,只因為比起這樣的愛國,我更想憐愛的,是那右眼遭警方擊瞎的反送中少女。於是乎,在這白人主體的英語國家,看似「同文同種」的我與那些同事,終究也是「同文同種不同心」,不同心就不要同國罷!

(作者在澳洲打工旅遊,清大歷史碩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