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全面普選 才能平息香港青年的怒火

2019-08-20 05:30

◎ 蕭徐行

香港動亂越演越烈,如今港人的抗議不僅僅是在政治上反對修例,而是開始爆發強烈的仇中、恨中意識。中共惟有回應香港民意重啟「普選」時間表,讓港人真正得到政治上的發展機會,才是解除香港政治動亂的正道。

修例事件蔓延成為上百萬港民的反送中運動的新常態,這是香港人的悲哀。東方之珠會亂的主要原因就在政不通(無普選),經不合(貧富差距懸殊),這兩項不僅讓香港人成為有魂無體的稻草人,更讓香港成為無未來的飄搖城市。

香港人的悲情是歷史宿命與地理限制所成。歷史上,從港英時期,香港人在人權與政治地位上就沒有得到充分尊重與重視,香港人不能直接選舉立法會議員以及香港的政治首腦;當回歸中國後,即使普選被視為港人以及基本法所明文規定的發展目標,然而20年來選舉制度卻無多大的改變,立法會只代表了北京當局的治理目標,卻無法反映香港的真實的民心向背。

香港在地理上只是中國大陸邊緣的港灣,或可視為珠江口外的出海口島群而已。由於水、電及家用燃料及各種物資多需靠中國大陸的支援,香港本身的沒有百分之百獨立存在的地理條件,再加上香港與中國內地邊境「無險可守」,這也讓追求港獨與香港自主性顯得機率不高。

這樣的困境讓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覺得香港是個「絕望之都」,沒有明天,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年來的香港抗爭運動都是年輕人為主的原因。

港英時代,香港人正逢二戰之後全球經濟的大爆發,加上冷戰時代,香港成為西方世界與共產世界接觸與情報窗口,藉此機會香港一躍為亞洲四小龍之首,並成為世界主要的金融經濟中心之一,香港在亞洲地區居上位的經濟實力,再加上共產主義時時都在的威脅,這使得政治上即使港人沒有甚麼好處,但是經濟上的處處生機,能快速致富多少轉移了政治上真空的惆悵與不滿。

回歸中國後,基本法雖然將普選明列於基本法中,但是始終無普選舉行的具體進度,讓香港人心生不滿,多年來要求普選的呼聲從未停過;但是中共對於港人要求普選的訴求游移不定,結果香港特區政府與立法局議員結構所反映的只是中國政府要求社會維穩的統治訴求,完全反映不出來港人的真正民心走向。更糟的是,政治地位無所增進也就算了,連一國兩制所允諾的自由與人權也在中國政府公權力的步步進逼下漸漸失守。

港人在政治上的不耐,正對應同一時期台灣開始全面開放中央民意代表普選,和總統直選,這種政治上的不滿如果在經濟上得到彌補還能稍有舒緩,偏偏香港的經濟也在這時開始朝向資本主義最惡的方向發展,貧富差距逐步擴大,讓年輕人覺得生活在香港不是幸福,而是受罪。

天文數字的房價更是香港人的夢魘。在台灣年輕人還說要花數十年才能買房是痛苦的;但在香港,很多年輕人可能終其一生也買不起一間房子,即使排等政府的公屋配給,也可能要數十年的時間才可得。這樣的壓力,要年輕人怎麼談戀愛結婚或是生兒育女?這樣的不滿心態就造成了這次反送中運動爆發的旺盛火力。

由於港府處置失當,讓抗爭行動越演越烈,讓單純的民怨升高為仇中、恨中的強烈意識。現在恐怕林鄭下台、撤回修例都無法平息港人之怒,惟有啟動普選時間表,讓港人真正得到政治上的發聲機會,才是解除香港政治動亂的正道。

(作者為曾經參政的獨立評論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