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自由共和國》林保華/香港警察何以迅速沉淪?

2019-08-19 05:30

在港鐵站外,警方以不到一公尺的距離向示威者開槍。(美聯社檔案照)

林保華/時事評論員

反送中運動發生以後,香港警察的表現成為輿論的焦點,在六月十二日槍擊民眾造成流血事件以後,就被要求對警方的濫權進行獨立調查。但是這個要求不但被警方的相關團體警司協會、香港警務督察協會、海外督察協會、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所反對,也被特首林鄭月娥所拒絕。特首不但拒絕,還用包括頒發獎金等手段表明對警方的支持。這也導致儘管警方的濫權一再被譴責,但是他們也更加有恃無恐地濫施暴力,甚至故意對抗議民眾進行無差別的「尋釁滋事」,使警民衝突日益惡化。

香港中文大學的研究團隊於六月九日至八月四日,以抽樣方式十二次在示威集會現場做問卷調查,要求政府全面撤銷修改逃犯條例佔了九成五以上;但在元朗七月二十一日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而警察涉嫌縱容包庇後,在七月二十七日元朗遊行的受訪者中,卻有九十八.三%認為「表達對警方處理示威手法不滿」,是參與遊行非常重要目的,較「政府全面撤銷修例」的八十五.一%多約十三個百分點。由此可見警察在市民眼中的形象!

在元朗白衣人毆打民眾時間發生後,由於民眾反應強烈,官職僅次於特首的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七月二十六日會見記者時,指元朗襲擊市民的是暴徒,承認警方的處理與公眾的期望之間有落差,「我絕對願意就處理手法向市民道歉」。然而四個警察團體立即表達不滿,有的還要求張建宗退位!而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隨即在晚上透過個人臉書發文撐警,聲言「政府要站出來表揚警察」!

事後,張建宗表示已與四個警察協會會面、溝通後,已有相互的理解,希望事件就此過去云云。中共有「槍指揮黨」還是「黨指揮槍」的路線鬥爭,警察是香港的槍桿子,看來是香港警察在指揮政府了。

梁振英的態度說明了香港警察沉淪的原因。正是中共秘密黨員梁振英二○一二年出任特首以後,香港警察發生了質的變化,當時的警務處長叫曾偉雄,其對待抗議者的鷹派作風而頭頂半禿被取「禿鷹」的外號。他曾於二○○四年在北京國家行政學院修讀進階國家事務研習課程。二○○五年,曾偉雄獲委任為警務處高級助理處長,擔任人事及訓練處處長。如果他此時被中共吸收入黨而控制人事大權,香港警隊高層會是什麼人物,也就不言而喻了。

由於國務院宣布任命,曾偉雄於二○一一年一月提前接任警務處長職務,到二○一五年卸職,是九七後任職時間最長的警務處長。期間壓制雨傘運動並以「暴動罪」強力鎮壓旺角事件而獲梁振英表揚。他在退休後,於今年四月被北京任命出任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六月五日,中國外交部證實,曾偉雄已被中國政府推薦為聯合國駐維也納辦事處總幹事,兼任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執行主任。顯然,北京在走陳馮富珍控制世界衛生組織的路線,要曾偉雄控制聯合國下轄的另一個國際組織。

陳馮富珍僅能控制世界衛生組織,然而聯合國駐維也納卻有下列機構。總部位於維也納的機構有:國際原子能機構、國際反洗錢信息網絡、國際麻醉藥管制委員會、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組織籌備委員會、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聯合國工業發展委員會、聯合國外太空事務辦公室、聯合國毒品和犯罪辦公室。代表機構則有:保護多瑙河國際委員會、聯合國難民署、維也納聯合國信息服務部、聯合國辦公室項目服務部、聯合國內部監督辦事處、聯合國郵政管理處、聯合國原子輻射效應科學委員會、聯合國裁軍事務辦公室。由中國代理人出任上述職務,試想想是多嚴重的問題。

由於警察是香港的槍桿子,擔負香港安全與處理罪案的重任,因此是中共滲透最嚴重的部門。

一九六一年十月一日,香港警方在羅湖截獲一名右腿打上石膏的男子,發現他不但身懷巨款,更發現石膏內還有一捲微型底片,內容與中共特務有關,後經政治部嚴刑拷問,該男子供出接頭人是時任警察訓練學校副校長的曾昭科。曾昭科曾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東京帝國大學,接觸左派思想,畢業後回港,加入香港警察隊並屢受重用,曾派往倫敦警察廳受訓。他先後任職政治部、九龍刑事偵緝處副處長等要職;一九六一年升任助理警司。曾昭科精通英、日、粵、普通話,因槍法精準而被選為香港總督葛量洪的保鑣。他是華裔在當時香港警隊中任職最高者,因此被稱為「香港第一諜案」。估計他在日本時已經被吸收為中共秘密黨員,所以選擇加入警隊。如果這次沒有破案而讓他留任到六七暴動,一旦裡應外合,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九七前尚且如此,九七後,中共的滲透更加不言而喻了。現任警務處長盧偉聰在二○○四年也修讀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警察主管指揮課程;未來處長大熱門而排名第一的副處長鄧炳強更讀過上海浦東幹部學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及國家行政學院。鄧炳強與新界鄉紳和黑幫有千絲萬縷關係而為人詬病,因此元朗白衣人事件就可想而知了。

總之,所有高層都要到北京接受共產黨的教育訓練,這裡面就有許多可供想像的空間,並且怎麼可能不使香港警隊迅速「公安化」?他們在中國的同學如果來香港滲入到警隊,也不需要有磨合的問題了。這大概就是警隊拒絕接受獨立調查的最重要理由了。

這樣的香港警察高層,期望他們做人民保母,和平對待抗議者,豈不是緣木求魚?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