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星期專論》創造戰略知識:美國需要新的中國專家

2019-08-04 05:30

◎易思安(Ian Easton)

◎易思安(Ian Easton)

中國是美國迄今遭遇過最強大也最精明的戰略對手。納粹德國、日本帝國和蘇聯都相形見絀,顯得平凡、粗陋與單純。(路透)

美國當前的公共教育前景黯淡,使其在與中國的戰略競爭中,難以看清前方道路。最近,此一問題反映在美國的中國政策低估了逐漸進逼的威脅,反而助長了原本應該戒慎恐懼的自滿情緒。雖然這種情況已經開始改變,但懵懂與猶疑的陰影仍揮之不去。倘若美國及台灣之類的盟邦試圖阻止中國共產黨的「科技歐威爾式秩序」(techno-Orwellian order)席捲全球,華府必須培養一流的中文蒐集與分析能力,創造得以普及整個社會的戰略知識。

美中意識形態層面開戰

美國和中國已在意識形態層面開戰,兩國間的經濟和地緣政治緊張也在升溫。所幸此一衝突尚未延燒到軍事層面,但未來引爆武裝衝突的風險也愈來愈高。中國的挑釁言論與行動,正在破壞其周邊地區的穩定。

對美國而言,與中國競爭的總體目標其實很單純:保障和鼓勵民主、自由、法治、人權及開放市場的進程。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中國問題專家沃德(Jonathan Ward)的精彩新書《中國的勝利之夢》(China’s Vision of Victory,暫譯),描述中國共產黨對於未來有著非常不同的目標。中共妄想獲得不受約束的權力,包括控制和摧毀人類思想的力量。中共畏懼且厭惡任何地方的任何人抗拒其宰制。跡象之一便是中國西部沙漠(新疆)設置的集中營(再教育營),數百萬名無辜百姓如今正在那些黑牢裡受苦,惶惶不可終日。

中國正在建構一個大規模監控體制,並以全球運作為目標。讀者下次不妨到附近的電子產品門市去逛逛,花點時間瀏覽一下貨架,看看其中有多少商品是由聯想、華為、中興通訊、海爾與騰訊等中共掌控的工業巨擘所製造。還有更多這類產品將陸續登場。當中國的威權控制裝置走入世界各地的家庭、辦公室、醫院、教堂及車輛時,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最強大最精明戰略對手

中國是美國迄今遭遇過最強大也最精明的戰略對手。納粹德國、日本帝國和蘇聯都相形見絀,顯得平凡、粗陋與單純。它們沒有能力以這般規模滲透美國及其盟邦,也不可能獲准對我們的企業、大學和媒體施加影響力。反觀中國,不僅吸收了我們許多最有才幹的意見領袖、遊說我們的政府代表,甚至還竊取我們最敏感的機密。

沒有一個國家有能力預知未來,遑論控制未來。然而,美國能夠、也願意致力形塑未來,讓歷史的軌跡朝著我們預定的方向發展。即使是在最好的條件下,這場奮鬥仍將是艱難險阻、代價高昂。倘若不能對公共教育做出重大改革,情勢必將更為嚴峻。在一個民主國家,公眾的支持對於長期戰略能否成功達陣不可或缺。

對美國的分析家與學者來說,學會並保有足以應付工作所需的「普通話」技能,勢必得付出艱辛的努力。中國的政府文件及宣傳廣播非常難以解讀,挑戰性很高。這些官樣文章以中共版的雙言巧語(double speak)寫成,往往意在言外、故弄玄虛,並引用冷僻的歷史事件、採取拐彎抹角的敘述方式,還會利用列寧主義者隱晦又自相矛盾的修辭扭曲邏輯。

部分「中國通」私心自利

訓練一名具有語文能力的主題內容專家(SME),需要難熬的漫長時間。為了培養所需的專才,美國必須大力投資至少十年。有許多美國青年準備在這方面磨練他們的技能,但相關獎助措施明顯不足,不利於美國蒐集情報,增進對中國政府、中共與人民解放軍的了解。

數十年來,美國高度依賴少數的「中國通」菁英,但他們有許多人完全無法讀懂中國官員所寫的東西、聽懂他們的談話,並在不透過口譯的情況下和他們辯論。其餘的「中國通」雖有語文能力,卻因個人利害關係而積極維護美國與中共關係順暢,好讓自己的商業或學術利益蒸蒸日上。這類「中國通」私心自利的結果,就是自我審查。

至此,一大片空白於焉存在,若非如此的知識鴻溝,以美國的威權主義對手─中國為主題,可能已經累積了數百本書、數千篇文章、數百萬堂課程,以及數不清的批判性檢視。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因此付出多大的機會成本─亦即我們喪失的戰略知識,因為從一開始就沒有人嘗試創造這方面的知識。

台灣正是理想學習地點

若美國無法搞懂北京當局真正的思考模式,並以此為基礎琢磨出共識,將難以達成我們的國家目標。因此,美國政府需要一套速成計畫,招募和訓練新一代的中國專家。

台灣顯然在這方面可以幫上大忙。這個民主島國是美國人學習與獲得一系列必備知識工具的理想地點。美國國務院應該考慮推出一項新計畫,使美台民間交流的規模倍增,尤其是在教育及文化領域。

改革中國專案外包做法

美國「公開來源業務處」(Open Source Enterprise, OSE)應該盡可能地不設限,使其非機密的翻譯成品能對美國國會和美國人民開放。美國政府機構亦應改革將其中國研究專案外包的做法。有太多的公開來源情資(open source intelligence, OSINT)被白白浪費,因為承包商不論基於實質還是專業利益,都沒有分享它們創造的戰略知識的誘因。

儘管改革有其必要,但絕非易事。教育改革若能成功,將可提升美國民眾的知識水準,最終取得永續的戰略優勢。

(作者易思安為美國智庫「2049計畫室」研究員、《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國際新聞中心茅毅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