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社論》「共產黨資本主義」的崩潰危機

2019-07-22 05:30

美中貿易戰從G20川習會後暫時停火,但復談步履蹣跚,進展有限,彼此之間顯然仍存在難以跨越的瓶頸。雙方協商觸礁的主因在於︰中國曾為貿易衝突做出一些承諾,美方希望中方不要違背先前承諾,但是中國似乎將美方制裁華為視為核心議題,必須先看到美方鬆綁華為禁令,才會視狀況進行後續磋商,美中談判因此停滯不前。

美中談判卡關,但雙方顯然各有盤算。川普以三千二百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為武器,等待中國低頭退讓。反觀中共領導人在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之下,不敢做出重大妥協,以免淪為「民族罪人」,因此採取拖字訣,意圖等候美國大選結果出爐後再做攤牌。不過,中國經濟本身問題重重︰債務爆表,房地產閒置率過高,產能過剩,經濟泡沫是否破滅,備受關切。日前中國公布今年第二季經濟成長率來到近卅年最低的六.二%,顯示中國經濟日趨惡化,乃不爭之事實,似乎無法支撐拖延戰術。尤其,深入探究中國成長放緩,顯然不是貿易戰的短期徵兆,而是結構性的缺陷所致,使得「中國崩潰論」再度浮現,成為全球必須面對的嚴肅課題。此因中國經濟規模世界第二,且與全球經貿網絡深度連結,一旦中國經濟泡沫破滅,恐將衍生諸多政治、經濟,甚至戰爭衝突、大量難民流竄等地緣政治大災難。此所以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曾說,「一個衰落的中國比崛起的中國更可怕」。

中國推動近四十年的「改革開放」,成果斐然,「中國模式」於是成為開發中國家發展的顯學。所謂中國模式,看似採行資本主義作法,摸著石頭過河,其實實施的是有別於自由市場,以國家之力主導的國家資本主義,亦有學者稱之為「共產黨資本主義」,也就是專制政權之下的權貴資本主義加上國家資本主義。然而,不論何種標籤,其主要特徵乃是由專制獨裁的政權進行資源配置,設定產業發展方向,並且採取補貼與保護手段扶植本土產業,對仿冒、竊取智財權則視而不見。如此的產業環境缺乏公平競爭,造成外國企業的投資設廠係以代工外銷為主,替中國創造龐大的就業與所得提升,至於內需市場則在壟斷狀態下不敵中國本土企業。這種以國家力量對抗外國民間企業,以保護主義衝撞自由市場,在不對稱型態下快速成長的經濟,才是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真實內涵。

尤有甚者,在此種發展模式下,中共各級官員及其親屬,透過市場將手中的權力予以變現,因而掌握了國家的大部分財富,由是將中國模式與中共獨裁政權的利益綁在一起,亦即只有現行國家資本主義運行不墜,才能確保中共官員的個人利益。因此,當川普發動貿易戰要求中國改變經濟結構,融入自由市場的價值觀與遊戲規則,自然遭到強大的反彈與抗拒。中國不但沒有改變經濟結構之心,反而逆勢而為,更加強化國家領導的角色。然而,中共領導人的抱殘守缺,已經無法逆轉中國經濟下滑的走勢。過去中國經濟成長,主要靠兩大要素︰一是技術低階與生活用品的生產與傾銷,以低價橫掃全球市場;其次,以投資驅動成長,但主要投資力道來自外資與官方資金,其中官方資金之大力挹注,政策性目標乃是優先考量,故而往往造成產能過剩與蚊子建設,形成一種無效率、缺乏永續發展的成長。甚而,中國的成長模式,係以生態環保、勞工權益及資源虛擲為代價,長年累月之下,生產力、競爭力大幅衰退,對經濟開始產生反噬作用,導致中國經濟反轉直下。

換言之,美中貿易戰之所以延宕難決,關鍵在於美方的要求已觸及中共政權存亡的「阿奇里斯腳踝」。一方面,中共獨裁統治的正當性建基於快速經濟成長,滿足民眾的生活需求及物質慾望;另一方面,統治集團的利益與國家資本主義綁在一起,無法鬆綁解構,一旦放棄國家主導的發展模式,則國家資本主義(或共產黨資本主義)勢必崩盤,衍生中共的統治危機。因此由中國再度掀起義和團式滅洋扶清的風潮,意圖以民族主義的民粹對抗美國,而非在經貿專業領域中尋求解決之道,便可看出當下的中共政權恐已陷在進退兩難的生死關卡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