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文化週報》袁世凱中華民國國父?——讀怎樣的歷史 成就怎樣的人 ◎余杰

2019-07-13 05:30

被視作推翻清朝開端的武昌起義,其實跟孫文毫無關係,反觀袁世凱(見圖)大總統任命更具合法性,致力推動現代化的做法更像個國父。(取自網路)

◎余杰

被視作推翻清朝開端的武昌起義,其實跟孫文(見圖)毫無關係,反觀袁世凱大總統任命更具合法性,致力推動現代化的做法更像個國父。(取自網路)

香港評論人陶傑在《歷史,與歷史教科書》一文中說:在「歷史」(History)和「歷史事實」(historical facts)之間,有時已經有點「白馬非馬」的意思;「歷史」與「歷史教科書」(history textbook),更可以是「指鹿為馬」的戰場。

《顛倒的民國》(大是文化提供)

孔子說亂臣賊子

偷渡成王敗寇論

孔子編春秋,令「亂臣賊子懼」。講歷史,只要說事實即可,為何強調要令亂臣賊子感到害怕呢?誰來定義何人為「亂臣賊子」?很明顯,由孔子來定義。孔子編春秋,不是述史之簡單,而是注入了他的政見。孔子是服務於權力的打工仔,有他的小算盤,成王敗寇,敗的一方,就是亂臣賊子了。

歷史書寫是一場生死攸關的「靈魂爭奪戰」。你的靈魂屬於上帝,還是屬於撒旦?你是一個熱愛自由的人,還是一個熱愛獨裁的奴隸?端看你閱讀和接受哪一種史書(包括歷史教科書)。

國民黨和共產黨的近現代史書寫,雖然冠以三民主義、民族主義、馬列主義等新式意識形態的「指導原則」,本質上仍然是在修建一垛「成王敗寇」、「大一統」、「天下帝國」的高牆。比如,海峽兩岸的歷史教科書中,孫文與陳炯明的分歧被描述成正義與邪惡、主人與叛徒的二元對立。我從小就對這一套敘述深信不疑,多年之後,在北大圖書館查考許多第一手文獻史料,才發現歷史的真相原來是顛倒過來的:孫文才是剛愎自用、詭計多端、自我偶像崇拜的「未完成的獨裁者」,他驅使軍隊製造西關慘案,遭到廣州民眾之唾棄;反之,陳炯明信奉民主法治、為官清正廉明、實踐地方自治、深受廣東人愛戴,根本不是陳「逆」炯明。

凡是人云亦云的地方,一定要多打個問號。論及中國政治和中國歷史,胡適大部分時候都是清醒者,這種清醒卻讓他幾乎每次都成為少數派。孫陳決裂後,胡適在《努力週報》上發表文章評論說:「本周最大的政治變化是廣東的革命和浙江的獨立。孫文與陳炯明的衝突是一種主張上的衝突。…孫氏使他的主張,迷了他的眼光,不惜倒行逆施以求他的目的,…遠處失了全國的人心,近處失了廣東的人心,孫氏還要依靠海軍,用炮擊廣州城的話來威嚇廣州的人民,遂不能免這一次的失敗。」他對孫文從來就沒有好評。

胡適看破孫陳決裂

一人獨醒批孫遭轟

這番議論自然引來一片呵斥之聲,國民黨左派的《民國日報》接連發表〈不贊成努力週刊記者的談話〉、〈荒謬絕倫的胡適〉、〈叛逆與革命〉和〈胡適的倫理〉等文章,批評胡適抑孫袒陳的言論,指責陳炯明發動廣州事變是「叛道」、「悖主」、「犯上」。胡適主張「全盤西化」,認同西方民主政治的規則,看到以上論述,自然莫名驚詫。他立即反駁說,國民黨的立論「是舊道德的死屍的復活」,而陳炯明的行動「是一種革命」。他進而辯解說:「我們並不是替陳炯明辯護;陳派的軍人這一次趕走孫文的行動,也許有可以攻擊的地方;但我們反對那些人抬出『悖主』、『犯上』、『叛逆』等等舊道德的死屍來做攻擊陳炯明的武器。」

中國的近現代史,被書寫成受西方列強蠶食鯨吞、以「華人與狗」並列來百般羞辱的悲情史。然而,即便在國力最孱弱的時候,中國人也沒有放棄帝國擴張的夢想與實施。左宗棠寧願向西方銀行借高利貸,也要完成媲美衛青、霍去病的「西征」,一路上毫不留情地屠殺數百萬計的回民、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族裔。而在被神聖化的辛亥革命中,革命者和暴民屠殺數十萬滿人的歷史被遮蔽了。北洋時代,徐樹錚率兵北上逼迫蒙古「內附」並殺戮不服從者的歷史,更被「愛國賊」們津津樂道為「維護祖國統一」。

馬克思主義以及形形色色的左派思想傳入中國之後,「反帝」成為中國近現代史敘事的主流。然而,「反帝」只是獨裁者和野心家對民眾實施集體催眠的工具,在「反帝」的口號治下,催眠者所有的暴行都被合理化、合法化且迅速遺忘。二二八屠殺變成了清除居心叵測的「皇民」的正義行動,六四屠殺變成了消滅「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帝國主義的走狗的必要措施。

武昌起義無關孫文

袁世凱更致力現代化

我們的腦袋和心靈被豆渣和雜草充滿,像是武俠小說中被點了穴道不能動彈的犧牲品;我們是受害者,卻又自願去充當加害者。我們真的以為「鴉片戰爭」是為了鴉片的戰爭,而不知道它原來是一場「自由貿易」的戰爭,自由貿易、法治、人權的觀念,是英國通過戰爭的手段強迫清帝國接受的,受益者是清帝國的普通民眾;我們真的以為孫文是中華民國「國父」,而不知道武昌起義跟孫文毫無關係,南京臨時政府並不具備當年北美獨立戰爭期間「大陸會議」的合法性─相反,袁世凱才是如假包換的中華民國「國父」,其推動現代化的功勛讓孫文望塵莫及。

我們真以為蔣介石有「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的本領,卻不知道北伐不是蔣介石打贏的,而是指揮蔣介石的蘇俄名將加倫將軍(布柳赫爾元帥)等人打贏的;我們真的以為是共產黨打敗國民黨,迫使國民黨逃到台灣,卻不知道是蘇聯的東亞戰略騙過和勝過美國,左傾的羅斯福輕信史達林,放任東歐和中國成為蘇聯的「盤中餐」。

如果你從小讀國民黨、共產黨、左派炮製的歷史書,你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呢?你會成為被吆屍人驅趕的殭屍。

歷史教科書如蟲蠱

一不小心變「帝吧」

中國旅德流亡作家廖亦武寫過一本關於吆屍人的小說,那是關於中國這個「必須分裂的帝國」的隱喻:共產黨和國民黨的歷史書就如同「蠱」,中了「蠱」的人就會變成喪屍,喪屍咬到活人,活人立即變成下一具喪屍,如此這般,喪屍的數量幾何級地擴散。於是,吆屍人趕著千萬具喪屍出征,「屍海戰術」,無往不勝:屠殺西方宣教士和中國基督徒的義和團,在淮海戰役(徐蚌會戰)中幫助共產黨運糧食彈藥的農民,在朝鮮戰爭戰場上身穿薄薄單衣發起不怕死的衝鋒的解放軍士兵,在文革中揮舞毛澤東紅寶書的紅衛兵,以及今天「出征」蔡英文臉書的中國「帝吧」小粉紅,還有遍及世界各地的跳廣場舞的「中國大媽」…你願意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嗎?(作家)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