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星期專訪》高雄市長韓國瑜:民進黨最擔心 國民黨派我選總統

2019-07-08 05:30

韓國瑜小檔案

記者王榮祥、葛祐豪、張忠義/專訪

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今天起跑,投入初選戰局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接受本報專訪時,揭露他在「天意和民意」之間的煎熬,對於進入中聯辦引起軒然大波,則感到意外,對於以後類似行程,表示會檢討、警惕。韓國瑜也直言,民進黨最擔心國民黨派韓國瑜出來選總統。

問:你提出總統兼行政院院長,還說總統可在高雄辦公;依憲政體制,這個想法頗駭人聽聞,你是基於什麼考量?當選總統是否會推動修憲?

答:我只是提出目前制度中「有權無責、有責無權」的現象應該適度調整的思考,我希望權責相副,像賴清德曾提議立委可兼閣員,馬英九基金會也探討過總統與閣揆間權責調整問題。

提總統兼閣揆 希望權責相副

我提出讓大家討論,我不認為會成形,因為立委修憲需四分之三,還要全民公決,這難度太高。但未來可有些替代作法,例如行政院長被任命後要做施政報告,是否立委可以進行信任投票,一旦信任投票通過,等於行政院長獲得立法院背書。行政院長有了立委信任投票,也得到相當正當性,否則可能淪為總統幕僚長,或被總統招之即來、揮之即去;蔡英文總統三年已換三任院長,院長壽命比不上我家的電視機,一台電視可用十幾、廿年,行政院長這般耗損,怎麼得了。

而總統的權責根據大法官第六二七號解釋非常清楚,管的是國防、外交、兩岸與大政方針,其他應委由行政院長帶領行政院處理。未來總統最需要的特質是氣度,要自我節制,不要隨便對行政院伸手伸腳,建立讓目前體制能夠良好運作的憲政慣例。

修憲茲事體大,必須要政黨合作,這方面若曠日廢時,體制改革到時就要找其他可行方法。建立信任投票是展現總統落實責任政治的決心,可建立慣例。但若立法院不願意,責任不在總統。總統會繼續努力爭取立法院的支持。不過,這也提醒總統用人前要廣徵意見。

問:你若當選總統,兩岸關係定位與走向,會是如何?

答:我一再重申四句話:「捍衛中華民國、拒絕一國兩制、熱愛民主自由、堅持和平繁榮」,非常清楚,這四句話有深遠意義。我覺得台灣二千三百萬人的心、腦、手、腳要界定清楚;「雙腳」是民主與自由,站得很穩;「手」是看到不同族群、國家、不同階層,都要笑咪咪地去握;「心」就是須知台灣經濟困難、苦人很多;至於「腦」,就要盡一切力量幫台灣找機會發展。

一旦這些定位清楚後,只要對民主自由有信心,就算是跟北韓金正恩握手,也不代表台灣要發展核彈,台灣應對民主跟自由兩隻腿有信心,因為勇者無懼。

進中聯辦引議論 未來會警惕

問:你曾走進香港中聯辦,不少國人感到擔憂,你是否願意有所調整?

答:這個行程當時由副市長和幕僚安排,的確也是很臨時新增行程。當天進了中聯辦,市政府官員與十位市議員一起進場,吃完飯就走,結論是中聯辦對我們印象深?還是我們對中聯辦印象深?由高雄團隊展現的信心與熱情,應該是他們被我們感動比較多,若因進中聯辦就要質疑,有人還去過中南海呢!那不是完了嗎?因為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決定香港一國兩制的人是在北京的中南海,而不是香港的中聯辦。

台灣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對民主自由有信心,勇敢擁護中華民國,不要害怕!我也覺得那次行程雖然是合理正常完全沒有政治疑慮,但若造成很多人不必要的議論,未來類似行程我會檢討、警惕。

發展南部 關鍵在資金與經濟

問:拚經濟成為話題,若當選總統,你有什麼具體做法?

答:我們過去這段時間似乎把拚經濟變成拚科技,這讓人擔憂,因為拚經濟不只是拚科技。科技產業重要性無疑,但只佔台灣整體經濟的廿到卅%之間,另外七、八十%經濟體怎麼辦?庶民經濟的就業數粗估有將近七百五十萬人以上,將近總就業人口九成。

另外重點就是南北平衡發展,過去政府對南部給錢,但是不用心,會補助你,但沒有整體規劃,也沒有引導經濟活動往南部走;所謂「人在心就在」,下一任總統不管是誰,每星期至少要來南部待個兩、三天,甚至更久,從南部觀點規劃國家未來走向。

推動庶民經濟、發展南部的關鍵在資金與經濟活動的導入,具體做法有兩個:一是協助台商回南部落地形成產業聚落,一是金融活動南移,並增加中小企業服務能力。透過中小企業人力需求帶動受僱員工的薪資調整,經濟自然進入良性循環。而過度城市化與貧富差距是少子化根本因素,所以平衡南北、拉近貧富才是真正少子化的解決方案。

對外經貿問題也很重要,譬如FTA,蔡英文執政三年,一個都沒有簽,導致台灣所有輸出產品面臨不公平競爭,只有九%享有優惠關稅,九十%沒優惠關稅,被南韓、新加坡、香港打趴在地,所以FTA一定要簽。而對大陸貿易,應先繞過比較敏感的服貿,讓沒有爭議的貨貿能先落地。另外,在FTA卡關情況下,應考慮自由經濟貿易區作替代方案,降低台灣企業的關稅障礙。

問:你曾說明是因廣大聲浪相挺,才被動參選總統,但也有人認為剛當市長就選總統有點太快,你曾否為此而內心掙扎?

答:事實上真的就是因為聲浪一天比一天大,而且從今年春節後就沒停過,這也使我在「市政和國政」、「天意和民意」之間陷入兩難。此外,推動市政過程中很多事被「卡」得太厲害,也是原因,要知道,若無中央支援挹注,高雄的建設必受影響;我這心路歷程的點點滴滴,期盼市民能了解。

被年輕人KUSO 早已經注定

問:市長曾獲許多年輕人支持,如今年輕世代(四十歲以下)支持度卻明顯下滑,有想過原因嗎?如何補救?

答:反權威、同儕效應是年輕人的天然基因,當我因為年輕人支持當選的那天,就注定了我今天會被KUSO,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對並接受他,不要因為這樣就把自己躲在護網後面。我當初沒有像大家吹捧的那麼偉大,現在也沒有像大家說的那麼不堪。我只能保持平常心,做該做的事繼續走下去。

問:在你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此刻,高雄在地正發起罷免連署,目前突破三萬人,你是否感到挫折?如何找回市民信賴?

答:我尊重這些人的權利,民主、自由本來就這樣。只是這罷免連署表已經打得像文宣,幾乎像機關槍打鳥、千家萬戶去撒,反而削弱了憲政的權威與價值。他們這樣做,我想有幾個目的,第一當然是削弱我們的聲望,第二是民進黨在總統大選,真的不想跟韓國瑜對壘。講句土話,民進黨最擔心國民黨派韓國瑜出來,也不是說他們害怕或擔心,不過,不這樣解釋無法說明為什麼打得那麼凶;此外,就是傳統高雄為綠大於藍,可能要藉此動作來喚醒綠軍回流。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