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星期專訪》朱立倫:推韓郭像賭一把 可能大贏或大輸

2019-07-01 05:30

朱立倫:「韓流」、「台風」總會過去。(記者叢昌瑾攝)

記者林良昇、施曉光、陳昀、黃維助/專訪

國民黨總統初選已進入最後決戰階段,初選參選人、前新北市長朱立倫接受本報專訪時,對於黨內總統初選制度仍大嘆一口氣,直言這次是最長、最變幻莫測的初選,三個月前,他百分之百可以贏蔡總統,另兩位參選人韓國瑜、郭台銘現在都好像是賭一把,可能大贏或大輸;朱也直言,「韓流」、「台風」總會過去,「太陽」總要出來。

高雄市長韓國瑜三月訪港時進入中聯辦而惹議,朱立倫說,他造訪香港時,不會像韓國瑜一樣進入香港中聯辦。至於兩岸關係,朱立倫表示,他反對一國兩制,將來可以推動「朱習會」,地點可以在金門或廈門,不談和平協議,談和平宣言。

問:你曾說沒遇過走那麼久的初選,對於這次的初選制度,你現在的看法?

答:(嘆一口氣)這次初選走最長,規則經過十幾次變化,一開始,大家比較看好我,後來韓市長出來,到四月中旬郭董出來,很像本來是大聯盟自己在比,後來又從其他聯盟又找一位,後來又找另一位,過程變幻莫測。

如果半年前,我絕對可以打敗蔡英文;三個月以前,我、韓國瑜、郭台銘都明顯贏蔡英文;到近期,國民黨主將都落後了,落後數字越來越大。拖到七月才決定人選,時間拉太長了。

韓郭兩軍對立 是國民黨最大危機

問:民調變化的原因,是制度、還是人的因素造成?

答:一方面是制度變化,一方面是中間有明顯對立的氣氛,如第一場政見說明會,發生兩軍對嗆的情況,在網路、在無形中太多了,動輒喊出「非誰不投」、「是誰不投」,如果到七月十五日後裂痕還是很深,就是國民黨最大危機。

問:你是否認為韓國瑜或郭台銘出線,黨內整合更困難?你比較能整合?

答:我從宣佈參選到今天都是走正常的路,靠具體政見、勤走基層;我最有行政經驗,中央、地方、行政、立法,也當過黨主席,我一直認為黨內初選不是兩軍對決或三軍對決,不是先拿球棒打自己的投手。如果未來是我出線,一定能立刻團結,大家沒有疑慮和壓力。

網紅來得快去得快 我是穩定力量

問:郭台銘曾說你各方面資歷很好,但時不我予?你怎麼翻轉韓、郭在民調上的領先優勢?

答:如果說是在網紅時代時不我予,我承認,但網紅常是來得快去得快,我是一個穩定的力量,台灣永遠需要穩定的力量,如果我是媒體所說的「太陽」,太陽每天總要出來吧?「韓流」、「台風」總會過去吧?

我沒把他們(郭、韓)當對手,很多人認為我是錯誤的,但我有義無反顧的決心,沒有舍我其誰的懸念,成功不必在我,但成功一定有我,我是一個相信團隊的人,不相信「solo show」。你要我今天去搞大造勢、大動員,那是總統大選最後階段,不是初選該做的事。

至於民調問題,互比民調是很奇怪的選擇,大家都是自己同志,可能第二優先是支持我,比較溫和、理性、中道的婆婆媽媽是我最大支持者,但黨內互比不明確表態,就變成敢表態的最強,我確實會吃一點虧。但在大選時就不一樣,就是比誰能夠凝聚最大力量。

韓流、台風會過去 太陽總要出來

問:相較於韓國瑜,為何黨內公職比較少人出來表態挺你?

答:他們都有希望表態,但我不希望這樣。我回桃園時,所有立委候選人、議員也站在我旁邊,只是我們不當作造勢。我的看法是,民調跟投票是兩回事,投票是要大家每個人出來投,所以組織動員非常重要,今天是要做民意調查,需要在這樣情況下做這樣大規模陸戰或動員嗎?更何況又沒有黨員投票。

問:郭、韓兩人都沒經歷過總統大選層級的檢驗,風險是否很高?

答:郭台銘是企業家、韓國瑜是剛就任的高雄市長,民進黨會不斷挑戰他們,我要受到的挑戰都不會是現在式,有人說朱立倫最穩定,不會暴起也不會暴跌。有人開玩笑說,如果朱立倫選的話,可能選舉比較無趣,會被國民黨穩穩拿去,如果是另外兩位,有點像賭一把,有可能大贏,也可能大輸。

問:怎麼看黨內醞釀在全代會提案,刪除黨章有關總統兼黨主席的規定?

答:我覺得等七月十五日(初選結果揭曉)後再討論。我覺得各有利弊,二者皆可,如果黨中央就是決策機構,中常會就是決策機構,總統兼黨主席就可以;如果中常會只是一個諮詢機構,那中常委通常是「盍各言爾志」,那總統就不必兼黨主席,做純黨務工作。黨中央的吳主席領導的就是輔選中心,一樣是輔選立委,和總統候選人共同合作,成為一個團隊。

問:你怎麼評估台北市長柯文哲在二○二○的動向?

答:在網紅時代,容易造成民粹,大家講的是速食、快,但不一定要準,柯文哲是第一代政治網紅,也受到很大挑戰。柯說自己是二○二○最大變數,但我認為最大變數是國民黨有沒有團結,現在民進黨已經團結了,小英實力也越來越強,如果藍綠都團結,柯P就只能成為第三名,他是期待國民黨分裂,才可以得到一些好處。

問:你說過中華民國未來要有正常的國際關係、兩岸關係,而且不用害怕得罪北京,如果當選總統,你有足夠抗拒北京的能力?

答:兩岸關係方面,台灣一定要有堅定立場,要兩岸和平,但也堅定要民主,希望經濟繁榮,我們反台獨、反獨裁與反一國兩制,不容有任何疑慮,我堅持一個民主自由的中華民國,我常說,想要害中華民國或推翻中華民國的就是兩種人,一種是親中賣台的人,另一種是搞台獨要害死中華民國的人,中華民國是我們共同的資產與驕傲。

在台美關係上,最重要不是名稱,而是民主自由,台灣是國際的夥伴與盟友,得到民主國家認同,另一方面在與對岸交往時,則是共同反對台獨,不搞文化台獨、去中國化,我們是具有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這也是資產,根本不要去排斥。但當碰到民主自由議題時,例如香港反送中事件,當然就要全力聲援,因為這是我們堅持的價值,不必怕得罪北京。

不會進中聯辦 可推動「朱習會」

過去中國大陸喜歡說「求同存異」,我四年前去大陸說「求同尊異」,如果永遠存異,兩岸永遠碰到這個議題時就會卡住,我有信心不怕得罪北京,也不會造成兩岸衝突,在穩健的基礎上走向和平,過去已有「馬習會」,將來可以推動「朱習會」,而且不必跑到新加坡,雙方在金門見面,下次到廈門,而且為了象徵兩岸和平,現在不談和平協議,但可以談和平宣言,只需要「兩岸同胞、相親相愛、互助互利、和平永存」十六個字。

問:「習五點」呼籲兩岸共同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如果你當國家領導人,對岸要求探索一國兩制,你如何應對?

答:一國兩制從來就不是我們的選項,我們堅決反對,從三十幾年前民進黨還未成立前,蔣經國就說過絕不接受,這從來都不是國民黨的選項,台灣堅持的是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

問:韓國瑜曾去過香港中聯辦,如果中聯辦也邀請你,你是否會去?

答:不會,我也去過香港,但接觸的就是港府,當時是以市長身分去,就是城市交流,沒有牽涉到中國問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