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對我敬重的台灣人民說句告白

2019-06-17 05:30

◎ 楊正昌

我已十訪台灣。瞭解了台灣近三十多年所走過的民主開放的崎嶇路。當我站在綠島人權紀念園區「長夜哭泣」的碑文前時,熱淚盈眶,腦海中浮現出自己母親的一次次心酸落淚。

她的大姊嫁到了一個老實巴交的地主人家。解放後,地產房屋沒收,姊姊積鬱去世,當用幾塊破門板釘成的「棺木」把姊姊沉放到一個積水的土坑中時,散發著屍臭,母親泣不成聲。

我家和父母雙方的親屬多是天主教徒。在壓制、阻礙宗教信仰自由的「教難」中,有三個親戚被打成反革命份子,兩位到青海服刑勞改二十餘年,最輕判的是母親的二姊,終身開除公職,住在我家,常見姊妹倆以淚洗面。

母親的哥哥是名優秀的中學教師,1957年反右,戴右派帽子,工資降到只發個人伙食費,養家餬口成了問題,母親去看望、資助時,我看到她在抹淚。

母親也曾為家庭多次流淚。雖然我父母是知識份子,躲過了接連不斷的「紅色恐怖」,但還是沒逃過「文革」的厄運,先後四次被抄家,我也被發配到偏僻的農村「插隊落戶」。

我退休後去外省的一個小縣城旅遊,偶遇一位賣土特產品的中年男子,聊熟了,知道八九天安門事件時,店主才十八歲,在北京武警服役當兵。他說:「我在現場,昧著良心,我也掃射了,不執行命令,我也要死。直到現在還會做惡夢」。

2014年的中共中央十四屆三中全會的主題是國家治理的憲法化法治化。這是做給民主社會看的。同時期的「中央九號文件」( 俗稱「七不講」或「七不准」),卻要求阻止「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司法獨立」這意識形態領域的七大問題的蔓延。

其實,中南海的一個或幾個「權貴」高於黨高於國家高於憲法高於法律,這一權力不受有效監察的霸權統治七十年未變,且越收越緊。

2020年台灣領導人的選舉接近了。我是位年逾七旬的「老知青」,寫此短文,是想對我敬重的台灣人民說一句告白:你們是在選自己國家的總統,不是在選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特首!請相信我的語重心長!

希望你們守住並進一步推進自己奮鬥得來的民主;也希望你們通過各種渠道和方式,對我們這邊的同胞多做些有關民主政治和公民社會的啟蒙宣教。只要這邊還未走上民主政治道路,就沒有統一的基本條件。你們只要做好自己,不落入政治陷阱。

(作者為老知青,中國上海市民)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