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記憶戰爭與台灣

◎ 許靖

中國民運人士封從德日前在台灣指出,他從中國媒體大外宣的一部分看出反共人士正遇到與中共進行沒有煙硝的戰爭:記憶的戰爭。例如他批評影片《天安門》、《天安門文件》書,影響了外界對於六四的看法,這種離奇現象,源於中共發動記憶戰的三層暴力:直接暴力、結構暴力與文化暴力。

台灣人何嘗不是從中國大外宣迎戰中共的記憶戰爭,不然高雄市長韓國瑜怎麼會對於香港的反送中活動,會不自覺說「不知道」?還有很多人更反智地認為應該修法,可見紅色滲透已經無所不在。在整個歷史洪流中,台灣人不只得面對中共的大外宣洗腦,還得持續努力反思與打破國民黨長期黨國教育,現在,國民黨的壓迫洗腦痕跡刻印出韓粉們,甚至中共紅色洗腦也正無聲無息侵害台灣人。

封從德的記憶戰爭暴力論述,讓筆者想起王丹曾寫到民族主義狂熱現象,或許可以做這樣連結,之所以中共強加「廣泛的」記憶戰爭在中國人身上,導致中國民族精神匱乏、道德倫理的沉淪,狂熱嚴重更導致了暴力性質。就拿端午節日來說,狂熱而接近病態的五毛黨就以此攻擊台灣過節,稱端午節是中國的節日,台灣過什麼端午節之類的悖論。筆者只能笑說,換句話說,聖誕節是西方節日,中國人又憑甚麼過?

中國人荒唐的言論不只如此,我舉聖誕節不是刻意挖苦,反而是一份同情。中國民族精神淪落與低俗化,是長期被專制政權奴化的結果,正如孟德斯鳩所言:「任何專制國家的教育目的,都是極力降低國民的心智」,中共確實很成功打這場記憶戰爭。

難道中國內部沒有反對中共的真實聲音,筆者認為一定有的,但中共統治後,特別是知識分子歷經黑五類、反右運動、文革、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六四事件等至今,中共學會了更有效的管制。此外,以言入罪更受益科技輔助,知識分子因政權暴力的進步而萎縮,其呈現出來的批評能量,對於中共政權都是無關痛癢的。批判能量高的,是海外中國民運人士,屬於相對極少的一群人。

比一般人更受中共殘酷對待的是,他們處於直接面對隱身在記憶戰爭背後的政權暴力壓迫,迫使他們附庸在政權;不肯侍從在政權羽翼下的,敢提出「主張」的,嚴重者就如劉曉波被死在監獄,更多的學者認命中共恩庇,也許有個形容很貼切,從被動到主動的知識分子犬儒化。

與中共對抗的記憶戰爭中,中國人已苟延殘喘、九死一生了,香港恐怕將淪陷。中共操控下的立法會一旦通過送中條例,香港知識界的犬儒現象、媒體的自我審查只會更多。香港過去以法治、言論自由抗衡中共的記憶戰爭,恐因送中條例通過而全面潰敗,一國兩制終究是刻在牆壁上日漸斑駁的上古神話罷了!

打贏國民黨記憶戰爭才不久的台灣人,普遍還沒對此覺醒,很多人還認為二二八事件國民黨沒做錯、蔣介石是世界偉人等云云,以及最新的韓流等等。在還沒消除這種精神紊亂之前,台灣人緊接著面對更有系統性洗腦的中共記憶戰爭,精神紊亂反映在民主發展過程中,若未來選出只會喊「發大財」卻不會治理的草包總統,這將是台灣民主機制的災難。

(作者為媒體工作者,屏東縣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