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文化週報》遲了37年 諸葛四郎終於見到羅大佑

2019-06-01 05:30

漫畫原版(葉佳龍提供)

採訪◎記者藍祖蔚、楊媛婷 攝影◎記者羅沛德 圖片◎葉佳龍提供

3D新版(葉佳龍提供)

「兒子,你知道羅大佑是誰嗎?」1982年,知名漫畫家葉宏甲打了國際電話給遠在美國求學的兒子葉佳龍,聲音滿是顫抖:「他把諸葛四郎寫進了流行歌曲『童年』之中。」

葉佳龍(右)前日代替父親葉宏甲將諸葛四郎畫作交給羅大佑(左),更送上晚了37年的感謝,謝謝羅大佑《童年》一曲讓諸葛四郎不朽。(記者羅沛德攝)

葉宏甲撐起病體 作畫謝知音

文化週報專訪羅大佑。(記者羅沛德攝)

坦白說,1982年之前羅大佑還不是個大咖,葉佳龍沒聽過羅大佑這三個字,隱隱約約聽見了話筒裡傳來張艾嘉的歌聲:「諸葛四郎和魔鬼黨/到底誰搶到那支寶劍?」他明白了父親的激動。

「記得幫我把這幅畫送給羅大佑!」從此,葉宏甲念念不忘想要見羅大佑一面,還硬撐著半癱的身子,親筆畫下了諸葛四郎大戰魔鬼黨的畫作想送給知音,當面向他致謝,卻始終不能如願。葉佳龍想起父親的遺願,每次都會淚濕雙眼,「那時,父親的漫畫頻遭政府刁難查禁,甚至還背負敗壞社會風氣的罪名,黯然退休,後來更不幸中風,左半身癱瘓,直到聽見『童年』,生命才又突然有了光。才確知自己的漫畫曾經帶給台灣三四五年級生難忘的昨日記憶。」

葉佳龍代父圓夢 緊張睡不著

「父親愛死了『童年』,每天聽,每天放,每天都聽到流淚。」葉佳龍讀理工,專攻電腦,娛樂圈中沒熟人,一度突發奇想乾脆買票去聽羅大佑的音樂會,還留了字條請工作人員代轉,卻也石沉大海,這幅畫因此一直擺在葉家足足37年,直到前天才送達羅大佑手中。

「你看,有四郎,還有真平,更有龍劍與鳳劍。」羅大佑看著這幅畫,也跟著比手畫腳起來,「那時候的台灣還沒有電視台,小朋友最方便的娛樂就是搬個板凳,坐在路旁租書攤的牆角邊,翻看兩毛一本的小本漫畫。童年很長一段時間就在租書店度過」。

知道終於能見到羅大佑了,葉佳龍竟然緊張到失眠,他備齊了複刻重印的《諸葛四郎》的「大鬥雙假面」和「大破山嶽城」兩套漫畫集,還找到幾本當年連載《諸葛四郎》的《漫畫週刊》,羅大佑也彷彿進到了時光隧道,迫不及待翻閱了起來,也順口哼起了「童年」。「那時,我先寫好了旋律,接下來就是要努力用歌詞去拼貼我的童年記憶,所以教室有黑板,外面有鞦韆,但我更想要的是一種接近土地的情感記憶,不管是坐著板凳看漫畫,或是趴在地上打彈珠、搧尪仔標,都是最接地氣的童玩。」

諸葛四郎冒險想像 50年代童年

「那個年代有劉興欽、海虹和陳定國等人的漫畫,為什麼你偏偏只選了諸葛四郎?」羅大佑的答案是:「諸葛四郎的形象最清楚鮮明,有武俠,有冒險,完全打開了想像的門窗,最能反映50、60年代的成長記憶。」

葉宏甲在葉佳龍出生後開始創作諸葛四郎,60年後葉佳龍念念不忘父親遺志,「畢竟,諸葛四郎是百分百的本土IP。」紙風車劇團的諸葛四郎舞台劇已經連演27場,吸引4萬人次觀賞,接下來還有動畫版與布袋戲版的電視製作,「以前,我們唱著『童年』遙想諸葛四郎,接下來就讓爺爺帶孫子、爸爸拉小孩,祖孫三代闔家觀賞四郎與真平的冒險故事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