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台灣現代藝術導師 李仲生白恐創傷 學生送的月餅不敢吃

2019-05-19 06:00

李仲生(左一)在咖啡廳教學。(李仲生基金會提供)

採訪、攝影◎記者何宗翰

李仲生畫作「作品037」。(記者何宗翰攝)

李仲生被譽為「台灣現代藝術導師」,雖然一生只辦過2次畫展,但34年的教學生涯中,催生出推動台灣現代繪畫運動最重要的團體之一「東方畫會」,1984年過世時,治喪名單中的學生多達69人,這些學生們的藝術成就,寫下台灣戰後現代藝術史的重要篇章,李仲生的私人教學及影響力,幾乎超越一所專業的美術學校。

一對一精神傳授 佛洛伊德教學法

出生於1912年的李仲生,在日本留學時曾向巴黎畫派代表人物日裔法籍畫家藤田嗣治學畫,藤田喜歡用反向性的教學教導學生,選擇從學生畫不好的作品中,挑出創作的本心與特色來鼓勵,非常反對沒有創意只會模仿的作品,影響李仲生日後自由、開放、大膽、反學院的實驗性教法。

藝術學者陶文岳表示,李仲生的創作結合了佛洛伊德潛意識、超現實、自動性技巧及抽象畫表現,將個人內心情緒移轉到畫面上,呈現不造作的線條表現與層層交錯的顏色,教學方面獨創一對一、精神傳精神教學法,針對每個學生的素質因材施教,是最早在台灣倡導現代繪畫的開拓者。

學生組東方畫會 他躲彰化避風頭

1951年李仲生在台北市安東街成立8坪大的畫室,收了歐陽文苑、霍剛、蕭勤、李元佳、陳道明、吳昊、夏陽、蕭明賢等學生,這8名學生在1956年成立了「東方畫會」,是台灣最早期的前衛藝術團體之一,雖然李仲生從未參與畫會的籌組與展出,卻被視為精神導師;1957年他為了治療風濕病,也有一說是為了避開白色恐怖,躲到偏遠的彰化教書,卻仍然吸引大批學生花長時間坐車來找他學畫。

「當時我念台中一中二年級,聽到有這麼好的老師,立刻休學去跟他學。」畫家鍾俊雄回憶,當時李仲生要求一週要交100張素描,起初不知道畫什麼,畫鳥他說不要畫你看到的鳥,要畫你心中的鳥,要有愛恨情仇、喜怒哀樂,畫了半年其實都不知道怎麼畫,後來幾張被說畫得比較好的,就回家貼在牆上,怎麼看都不知道好在哪,就想跟老師偷幾張畫來看看到底畫什麼。

鍾俊雄說,當時他和同學爬窗戶進老師宿舍,一股汗臭煙塵味襲鼻而來,蚊帳和棉被都破損不堪,還變成咖啡色的,「都不知道他是怎麼睡覺的!」後來在床底下找到幾千張素描,都是老師教課時邊拿筆記本撕下來畫的,「我發現這些素描都是從沒有想法開始畫,從一條線、一個方形開始發展。我們一人撈了20幾張,後來才知道一張值12萬,再回去要拿就沒有了。」

挖出自己學繪畫 10個學生8個放棄

「李仲生的原則是不給學生看畫,因為看了一定會模仿,他強迫大家一定要找到自己,當你一再碰壁、實在找不到自己的時候,大概10個有8個學生就不學了。」鍾俊雄說,其餘時間他都講世界美術史,希望我們心胸寬大、目光遠,「最後當你真的挖到自己時,才知道老師真的太厲害了。」

李仲生也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鍾俊雄指出,黃榮燦是台灣版畫的先驅,曾和李仲生是同畫會、睡同房間,二二八時被抓去馬場町槍斃了,當年警總認為只要有2人集會就有共產黨嫌疑,因此當1956年他的學生要籌組東方畫會,李仲生包袱一收就躲到員林去,第二年到彰化教書才被學生找到,「還好當年蔣經國問了幾個人,知道全世界都流行抽象畫,才任由他們8人去組畫會。」但也因為這樣,李仲生疑似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常常在走廊上洗手要洗很久,畫筆一洗也要半小時,學生送他的中秋月餅擺到發霉也不敢吃。

「藝時代崛起—李仲生與台灣現代藝術發展」

5月26日前在國立台灣美術館展出,分為「1951年台北安東街畫室時期」、「1957年彰化時期」、「李仲生門生作品」三大主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