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談「恐中」

2019-04-16 06:00

◎ 張經偉

當今台海兩岸的緊張態勢,除了掩耳盜鈴與粉飾太平之輩,應當已是眾人皆有所感。當然,這不讓人樂見。若能廣結善緣,誰想撕破臉?筆者在此欲探討一種常有耳聞的說法:是否因為台灣人太過「恐中」,才落得今天這步田地?

洛夫克拉夫特(H. P. Lovecraft)是以「克蘇魯神話」聞名全球的恐怖奇幻文學大師,他寫道:「人類最古老、最強烈的情緒,便是恐懼;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便是未知。」(節錄自其論文《文學中的超自然恐怖》)依據此說,若某群人真的「恐中」,也就意謂著,這一群人對於中國相當未知。

有沒有這樣的一群人?確實有,但與其說是台灣人,不如說是抱持「黃禍論」的西方人。

一九○五年,明治維新後的日本,在日俄戰爭中獲勝。自此,便有西方人開始擔憂:倘若亞洲人學習西方制度,便能轉頭戰勝白種人,那日本之外的其他亞洲國家,尤其是廣土眾民的中國,是否有天也會透過一場維新崛起、徹底擊潰西方文明?此種擔憂,是為「黃禍」。

黃禍論確實是許多種族歧視事件的遠因。另一方面,卻也是一些西方左翼人士與中國官方愛國論者殊途同歸的期盼:願黃禍成真、推翻美國為首的所謂基督教文化霸權。一度流行的「中國人的世紀」之說,亦可能源於此。

然而,黃禍論之錯誤百出,今已可見:中國談起自身崛起,永遠只談硬體科技,然而西化維新僅止於此?而中國面對批判政府者,好一點艾未未、慘一點劉曉波,此種格局如何堪稱「大國」?更遑論,美中貿易戰明顯揭露:「中國人的世紀」大約空中樓閣。

我們能有上述論談,已然顯示:台灣社會對於中國並非一無所知,至少不似黃禍論者杞人憂天。畢竟,台灣的主要語文和地理位置,都與中國相近;黨國專制時代,人人讀中國書;自由民主化後的今天,我們甚至能讀到更多面向(可能連中國都讀不到的)中國資訊。台灣怎可能不知中國?我們正是因為看清中國,才不願統一。

台灣不是恐中,而是恐抗統失敗,因為這就真是一大未知數:若被統一,我們會成為香港、新疆、西藏、六四青年、或者?

(作者為清華大學歷史碩士,高雄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