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社論》在全球價值與價值鏈的交會處

2019-03-06 06:00

冷戰時期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國家的對立,不僅反映在價值鏈的斷裂上,不同思潮的價值也與貿易障礙一起鎖入各自隔離的空間中,但科技與經濟力量推波助瀾的全球化,打破了人造的分界,加速了人、物與資金的流通,即使無情的打壓依然散佈在世界的角落,也還是搭建了國際思想流動的通路。美中雖是不同體制的國家,可能在月底相聚的川習會,就都想搶占開放的全球價值。

從冷戰開始至結束,經歷過數次景氣循環,各國在重複的衰退與復甦煎熬中,尋找茁壯的動力,貿易成了不少國家突破重圍之所寄;調降關稅、掃除障礙成為共識,也是趨勢,不過,因國家經濟發展階段、政治體制不同,各國貿易保護措施的調整,一直有快慢不等的速度。

美國總統川普就任後以公平的自由貿易為名挑起貿易戰,抨擊貿易對手的高關稅及低開放市場政策,並在去年挑起與中國貿易戰,以調高進口關稅施壓,雖是以開放的價值為名,以保護手段反制貿易保護,但是,二年多前,平均稅率更高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在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中向美國喊話,呼籲要堅定不移發展開放型世界經濟。

在如火如荼的貿易戰中,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昨天的人大會議工作報告,再度強調「推動全方位對外開放」、「繼續推動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堅定維護開放型世界經濟」。從中國領導人對美中貿易戰的反應,可見全球價值趨於一致,開放就是主流。

開放程度受制於政治力的介入,嘴上信奉的價值,不一定會落實在政策中;不過,經濟自有運作的規律與規則,在價值的信仰之外,全球價值鏈真實反映了國際合作的現實。大部分貿易商品是由不同國家的中間投入製造,就像美國的蘋果手機或是特斯拉電動車供應鏈,包括台灣在內各國供應商,有大小不一的貢獻,並形成全球價值鏈。

世界貿易組織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共同以全球投入產出表,由各國各類產業的中間需要、最終需要、生產總值、出口總值等資料,計算貿易附加價值。貿易附加價值可以分為二層面觀察國際合作情形,一是出口商品為國內製造或國外產生的附加價值;二是向前參及向後參與的程度。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出口附加價值在二○○五年約一.八兆美元,二○一六年翻倍至三.六兆美元,其中包含的國外投入則從三千四百多億美元成長至近七千億美元,占其出口的比例維持在二十%左右;而中國對外貿易大幅提高,但因外來投資設廠等原因,利用外國中間投入持續下降,二○一一年就下降至三十二%,即使這幾年出口值大幅提高,但二○一六年使用外國中間產品的金額甚至低於二○一一年。

貿易中的向後參與就是國內出口品利用國外中間財的比例,而扣除這一部分就是由國內產生的附加價值,這則包括向前參與(進口國再出口至第三國)及由進口國直接消費等。向前與向後參與合計,可看出商品中附加價值的移動,也是國際連結的偵測器。

因資源條件、經濟型態不同,各國有不同的國際連結。美國向後參與程度不高,出口少用外國投入;但向前參與指數一直在二成以上,研發、服務為外國所用。我國出國商品使用的外國中間財,在一九九五年占出口值的三十.六%,二○一一年達到四十三.五%,二○一五年降到三十二.四%,出口對進口中間財的依賴程度仍高,但有下降趨勢,由國內創造的附加價值在二○一五年已上升至六十七.六%。

價值跟著文明深化,價值鏈隨著經濟的發展改變,貿易使國家間有了實體連結,你的產品中有我,我的產品中有他,早已難分難解,而走向開放的全球價值,也早就交會在一起。在價值鏈交會處,還反映了合作與自主的經濟關係,我國出口商品依賴國外投入的比例仍高,應從產業政策檢討能夠自製的空間,同時主動盤點經濟開放的進程,站在全球主流價值的位置上,也為加入國際自由貿易組織預做準備。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